我在回忆里,感谢你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04月17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我总是不好意思当面对某一个或是某几个人说感谢,那种发自内心的感谢。
我的感情很细腻但也很羞涩,我可以大声地高喊:“啊!我看到帅哥了!”但,我不敢在你们面前小声、认真地说一声:“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即使今天,我在电脑面前敲下这段文字,我想你们也不会看到。我的感情,藏在心底不敢流露。 这周五,我和室友在体育馆打羽毛球,这是我们上了大学以来

第一次打羽毛球。记得以前高中,哪怕学业在繁忙,总会被学校逼着做些运动。或是绕着操场跑上两圈,或是排成两排三排做个广播操,再不然就是那流行了一年就被抛弃的校园华尔兹。

上了大学,谁也不会管你做不做这些运动,谁也不会管你身体是否健康。除了那些真正在乎你的人。可是,谁会真正在乎你?
除了你的家人,谁愿意真正关心你?吃的是否好?晚上睡觉冷不冷?早饭有没有按时吃?晚上是不是早点睡了?学业是否还能跟上?
这些司空见惯的话语,在家听多了会很烦,总是想,你们能不能换个词,换些别的问题问。出门在外,当听不到后,你在想现在要是还能不断和我唠叨上几句该有多好啊。

羽毛球在上空一来二往,思绪随着它的起伏开始飞舞。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家里那个坏了还去修好的羽毛球拍,在住了16、17年的老屋里,我总是拽着家人和我一起打羽毛球。总是不愿意跑远,只好在家门口那不是很大的空间打球,于是拍子总会蹭到墙上,最后坏的时候会被爸爸说一顿,不过嘴上说归说,拿上拍子帮我去修的也是他。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学生。
我总会想,拆迁的时候,那些被我打到屋顶上的羽毛球终于可以从高处下来了,重新接触地面,看不到它们的主人,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废墟,不知道它们会不会讨厌我,抱怨我搬家的时候没有带它们走。 记得大花园对面拆了一大片,成了无人的荒地。
到了周六周日,我总会拉着爸爸妈妈或是姑姑陪我来这打球。现在想来,他们本来就有自己要做的事,被我拉来一定特别无奈,但又不能打消我运动的积极性。那片荒地总是没什么人过去,偶尔有一对中年夫妇来晒晒太阳,或是有家长,带着还很小的孩子来这块空地放起风筝来。在那块空地上,我和家人打着羽毛球,放肆的笑着,想怎么喊怎么喊,想怎么打怎么打。



那一年,我上初中了。等离开那一年多后,我偶然路过那,看到建起了一座很丑的建筑物,我已经找不到当年我打球的地点了。失落是从心底蔓延出来的。 后来,我上高中了,几乎没有时间再打羽毛球,或是说我不愿意再花时间在这些当时认为特别没意义的运动上。
记忆里,家人好几次要我和他们打球,我拒绝了,理由早就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我是不是也忘了小时候我是多麽喜欢打球,很烂的技术还总是拉着家人陪着玩,不放他们走,哪怕他们有很多事。于是,在体育课上无聊的时候,我会和朋友一起打羽毛球。
她不高,不到1.55米,但我们总能玩的很开心。那时候,我们高三,很忙很迷茫。现在回想当年奋斗的日子,我每每想到的都是我们在艰苦的时候欢喜的时光。也是应该,生活是美好的,艰苦的时候陪伴着你的朋友是刻在心底的。
终于,高考结束了。如今,据我的高考结束时间快到一年了。在那个没有任何暑假作业的日子里,我知道我如愿要离开家,奔向很有遥远的地方了。在最后的时间里,我没有太多不舍,相反是很多期待,大概是在江南水乡呆太久,想出去看看世界的心太迫切了。
不过,我还是知道是时候该懂得珍惜了。我抓住最后的时间,又一次叫上家人,和他们一起打羽毛球。不是单纯地打球,一起说话,你陪着我,我陪着你,才是重点。那是在新家第一次打球,我知道我以后不能总和家人打球了,我才发现自己在新家都不在可能从头至尾待满一年了。

这一次,在自家花园外打球,不会再有墙的阻碍了,只是我不会再想小学初中那般放肆的笑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要离开了。
回忆就这样掐断了,我感谢那个陪着我长大的羽毛球拍。谢谢你,一直坚持着陪着我,还有你的伙伴,那些众多被我不知道弄哪去了的羽毛球。我真正要感谢的是那几个陪我打羽毛球的人。 春去冬来,快20年了,你们忍受了我七八九嫌似狗的童年,你们接受了我十小几岁青春叛逆的岁月,你们看着我一天一天成长,欣然欢喜。
我却总会忽视你们渐渐斑白的头发和开始爬上皱纹的脸颊。 突然之间,我长大了,我发现自己接受了你们那么多,却不能给你们些什么,我只能在回忆里,感谢你们。

有时候,两个从不相识的人的确也很可能一见面就变成了知心的朋友。

文字由:心事子 投稿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4 个赞
24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