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
谢却荼蘼
谢却荼蘼
08月07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那年的秋天来的有点晚,她们几乎是在烈日炎炎下度过的军训,当时《281封信》热播,希亚粗犷的声调在这一刻柔和起来–“就那么轻轻一推,你就推开我的的心扉•••”她的高中和情窦便从他推开教室门开始的,而他和她的故事像一部无声电影,往后无数次观望和擦肩而过便是整个故事的细节。

她叫林澈,自诩林泉清澈;同桌叫小漫,取自漫步云端。两人一白一黑,一胖一瘦,唯一的共同点—暗恋他。她俩的话题总会围绕他,他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运动,都会互相通告并讨论一番,说起来,真是最和谐的情敌了。



林澈当时觉得生命有这俩人,夫复何求?小漫一直是走读生,没有住宿生那样合群,她说林澈是她最好的朋友。林澈一下子感动的称其为一辈子的知己•••年轻人都喜欢讲些无法兑现的胡话,高中后各奔东西,大学的那几年发信息的次数都微乎其微,更谈不上见面,林澈还是老样子,一问的冷淡,生活不悲不喜,与任何人和事始终保持平行线,当听老同学说小漫一进大学便交了男友,此后很少见她上课•••林澈一直好奇,是怎样的男生能胜过他?每次QQ聊天要一睹其尊容,小漫都推脱没有照片•••与生俱来的敏感拉开俩人的距离,也许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2012年,林澈参加工作的第三个年头,下班路过的街店播放梁静茹的《宁夏》》—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六月的天气一下子亲切起来,脑海闪过他的手机号码,突然有告白的冲动。短信平淡如下,却灼伤了她几年的坚持:

她:HI,Mr Z,闲来无事,问候下 近来可好?
他:一般啊,哪位?
她:估计你也不记得我了,哈哈,当年我还暗恋过你呢•••不过时过境迁就当青涩年代一个美好回忆了。突然记起你的手机号码了,试试有没换,顺便问候下
他:你不说是谁我怎记得
她:哈哈,这个•••还是不要说了,一张老脸都要丢光了
他:说开了没事
她:别看我现在说的风轻云淡,当年可是真真切切的
他:但当时我是真想你读点书
她:哈哈,我当时也没跟你说过呀,可没有怪你的意思呢!只是现在也一把年纪了,早释然了~
他:还一把年纪 才多大 我才是真的老了
他又一条:那你是零五年(高中)毕业的吧
她:我想想(装),零七年毕业的
他:那我不知道你是谁了, 说一下没关系吧



沉默,沉默
本打算将名字告诉他,如此说来他根本就不记得他跟零七届有何关联
太阳似乎顷刻西沉了,夜幕下的站台候车的人开始稀稀拉拉,林澈茫然望着驶进驶出的公交
•••

她顿一顿,继续回复道:呵呵,还是留点老脸吧,当年都没说,我要现在说了你都不记得这个人,得多伤心呀~好几年没关注你的动态了,你哪年结婚的?
他:怎么会,我今年结的婚,你现在结婚没?
她:我还没结婚,哈哈,我很怕家长里短,麻烦••
他:麻烦也没办法,那是必须要走的程序啊。
他又一条:你真的不愿说是谁?
她(继续装风轻云淡):其实我是谁真不重要,那会班上许多女生喜欢你,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
•••

已是华灯初上,她漠然上一辆公交,站了几站就有座位了,一时思绪万千,这几天失眠的厉害,实在累了,颠簸了几站便睡着,所有年少的记忆仿佛踩在云朵上,柔软而又飘渺,王菲早就唱过: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这一觉睡的很安心,下车的时候感觉有点饿,她想要慰劳下自己的胃—除此之外,林澈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想什么了。附近有家顶好面,想起初中时候看过的电视剧《男人不难嫁》,阿香边跳边喊推荐自己的盒面“吃了顶好你顶好”•••说不定是个好兆头呢!

林澈两三年前说找个时间和青春分道扬镳,一直找不到标志性事件。荼蘼花开,爱到荼蘼,估计此时刚刚好。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6 个赞
16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谢却荼蘼
撰写者 谢却荼蘼
共计写作文字 424.3k
阳光打电话抱怨心情很烦,他说因为突然间爱上了下雨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