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春天的冒险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09月04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阿昱。阿昱。今年的冬天怎么那么长。

虽说三月暮春,二环路的新居还是冬日,还是坚持自我北风那个吹。裹着棉衣的我从十六楼家里乘着电梯下楼,横着许山高的《庐州月》里“三月一路烟霞莺飞草长”,脑海里不禁浮现出那些关于春天的概念。阳光。新叶。嫩绿。
拦下一辆闪烁“空车”牌的出租车,望着四季经过整日泪熏而发灰的燕,皮。,额偶皮元气般轻轻吐出四个字:“东塔公园。”说完我自嘲地笑笑。这个地方几乎承载了我幼时所有的欢乐与梦想。


只是一个艳阳天好像全城的人都来到了公园。司机的拳头砸向方向盘。“妈的,人太多了,就到这儿吧。十五块钱。”阿昱,你一定可以想象我不愿爆粗口和一个讨生计的人讨价还价那种不屑的表情。
我从钱包里用食指大拇指小心翼翼挑出印着两张毛爷爷头像的十元和五元,捏住钞票一角扔到出租前座上。打开门走出去响亮地关上车门关上司机一句“他妈的”。
我的意念拖着我空荡荡的身子走到“台湾饭团”的店里要了一份招牌饭团狼吞虎咽下恢复了体力。
从师范大学后边小路进入开始爬山。阿昱,你猜我做了什么?

我开始了一场关于春天的冒险。
这听上去一定很酷。我一遍回想着饭团里大婶高粱红的脸和热情的态度一遍拾级而上。然后我情不自禁唱起了歌。阿昱你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我买不起ipod nano所以自己唱给自己听。
凉亭是间歇性出现的。我有时停下来看看两旁的树似乎觉察到了那些春意。
我一直很爱我的故乡江南。人人皆云江南水乡其实江南的山也很美。如瓯越女子般温婉明丽。有些古树根须难辨却在那细小的分叉间冒出点点嫩绿。
是那种嫩绿。阿昱你一定可以想象那鲜亮的色彩。但我表达不出来。嫩绿中还有丝许鹅黄。令人心醉的颜色。除了植物谁也无法复制的生命的颜色。
我一个人所以我尽管一个人愈走愈慢。有的树叶子是红的。阿昱你见过,就是有时街道旁在中的类似冬青的植物。


它的新叶是那种火红。远远望去上面一层就是一团火。这种大自然的色彩是怎样的ipus中央处理器都无法合成的色彩。

手机微微振动,母亲的短信:“你在哪里?”我回复:“东塔山。来找我吧。”阿昱你知道我母亲吧,那种自己理想未完成寄托在我身上不甘落后的女人。这星期回去我又被教育,又因为成绩。
我受不了她总是为我的失败找借口,说我上课不听呗,睡觉不够呗。她为什么就不肯承认,我就是笨呢。我受不了她总是拿我和身边要好的朋友比较,说xx科学考了第一呗,说xx不挑食呗。她为什么就不能想到,我是我,和她们不一样。
但是阿昱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解释宁愿被误会。我收起青春期的所有锋芒包容她的不满。
我想着想着到了岔路口。等下母亲来了怎么办呢。于是我思考了片刻拿了一块石头画了一个箭头,边上写了一个“皮”。
我沿路作记号,贴近大地的时候总能看见苔藓类和蕨类植物。它们都还很幼小。我的箭头会故意避开它们。
看完了沿路风景我终于来到了山顶。微风拂面,野花盛开。阿昱,那时我才想到春天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我在山顶无名的亭子里坐着。亭外一株梨花开了。有种独特的香气。
我闭上眼做一个春天的梦,母亲来到我身旁。宣告春天的冒险结束。

阿昱。阿昱。春天居然已经来了呢。

文字由:药司 投稿 版权归投稿人所有 转载请说明出处 违者必究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2 个赞
22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