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上海南,与日出同行
叶匆
叶匆
10月17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那时突然想到一句话,很适合姑苏:历史恢宏,容颜温柔。仅仅是在需要转车的上海南站候车厅,就感到了浓厚的人文气息。不知是心之所向还是夸大其词;不知是崇拜还是谄媚,心中都有澎涌而出的兴奋,小心翼翼的隐藏,紧紧张张控制着无法表达的言语,唯一能做的是找一张无人的长椅,用铁质外在的冰冷转移我的注意力。

早上5:17到达上海南,雾色未出,夜幕蔼蔼,装作熟悉,恢复习惯中的面无表情,脚步迅速地出站。好像自己是这里上学的学生,对各种出租车不屑一顾,没有犹豫的将人流远远甩在身后。设计师巧妙的为在此转站的旅人节省精力和时间。从出站到进站,绕了一个小小的圈,仿佛生命从开始回到了终点,这个设计师一定是一个哲人,各式各样的提示让初来乍到的我异常感动。带上眼镜,跟着提示一步步踏上进站的电梯,看着人流与我渐渐分离。接着,就到了现在,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候车厅,看窗外日出冉冉。
基本信息

曲目:我在上海南,与日出同行
N J:叶匆
发行:番茄派
小编语



光线刺破云帛,撕裂一地暗沉,仅是霞彩之辉就耀的人眼花缭乱,可我仍然与之对视,坐等它的温和。转瞬,它即沉淀下来,赤金之色跃然于空中,带来鲜活醇烈的希望。在经历了20多个小时独行背后的无措无言以及刻意与生人保持的淡漠疏远之后,此时此景,无疑是无声的安慰,安慰了我张皇的心。所有的担心不安,所有紧张防备,所有疲惫无眠,都在此刻消逝无踪。它好似母亲不间断的抚摸,好似父亲不出声的安慰,让精神迸发出力量,释放本性中的正能量,让自己立刻镇定放松。前一夜的车程就那样远去,没有存在过的痕迹。我安然的打着哈欠,罕见的在一个人的旅途中有了睡意。但是此刻亢奋的状态,使我不自觉地哼起“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的健身歌。四下看看,稀稀拉拉的人群,拖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或走或跑的寻找候车室和进站口,而我一派悠闲的样子,明显是一个异类,神清气爽,面带微笑,各种好奇的模样引得不少路人侧目揣测。
抬头看看窗外,某个金灿灿的东西还是半抱琵琶,犹自害羞着,总归是要出来见人的,何必这样遮遮掩掩的呢?难道在这里,它也学会了江南女子的温婉羞赧的神情?正想着,它就抖落一地碎影,波光粼粼,轻踏莲步,扭扭捏捏,类似小家碧玉的闲适展露无疑。凉风习习,吹开掩面的“小团扇”,纱云绕绕,终于露出了细颜,刹那间,夺目灿烂。忽然想到巴金的《日出》,忽然想到泰戈尔“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 and death like leaves”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是翻译的艺术,这种艺术赋予平凡句子一件华丽的外衣,用最美的动词装饰整个句子,又用不同的语言,表达出意境不同的趣味,也是翻译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转头,朝窗玻璃笑笑,我要走了。下次回来,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取再见的另一个含义吧。不用遗憾,不用感慨,更不用留恋,因为你的美,你的眼,你的情,我深深的体会到了。这样,不忘你最初的,最初的……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59 个赞
25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叶匆
撰写者 叶匆
共计写作文字 0
春江花月夜昙开,陌上人家昼香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