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一)
xiyi
xiyi
06月16日 • 10分钟阅读
举报
这么多年,我都熬过来了。那么黑的路,我摸索着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亮。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我都在努力爱这个世界啊。

  她说

(一)

        当接到阿妈晚上打来的电话,通知她去大城市读书的时候,她着实被吓了一跳。从她出生到现在,除了镇上的集市,她从来没有离开这个偏远但安详的小村庄。在她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接连出去工作,她和奶奶相依为命,奶奶从来不让她干农活,或许是因为爷爷生前当了这个小山村一辈子的教师,奶奶一直觉得学习是很有用的事。可是爷爷去世,爸爸不得不支撑起这个家庭,早早的辍学,或许这也是奶奶心里的一个痛吧。所以奶奶不愿意也不喜欢她干农活,每当她坐在桌子前写作业的时候,奶奶就会一脸欣慰的坐在旁边一边看她一边剥玉米或豆子。奶奶说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了。

        奶奶是肺癌去世的,去世的时候没有痛苦,或许是早就打算隐瞒病情直到无药可救,从来不去医院,最后一刻也是躺在家里的那张木头床上释然的闭上了眼。她后来才明白之前奶奶咳嗽难受到翻来覆去,又怕影响到她睡觉,偷偷一个人去院里,其实是为了短暂而真实的让自己释放出难受的样子。她睡眼惺忪的走到门口看着奶奶望着山的那边,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那么弱小无助,当时的她不懂,等她终于明白,奶奶却早已不在。后来,她一个人生活了,还是在这个小山村。她开始在学习之余学着自己去干农活,第一次出水泡的那天,她哭了一个晚上,不是因为手疼,而是想起了奶奶所谓的幸福,感觉到那份沉淀的爱。她开始变得内敛稳重自立,为了让父母放心,她快速成长,在学习和生活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平衡。

        挂断电话后,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月亮,她知道父母在城市工作的艰辛,能让她去城市里读书,她无法想象父母付出了多少,她望着稀疏云雾中的淡月,城市的月亮或许比这里的大和亮吧。她想了很多,山的那边让她有点慌张,可又充满了期待。

走出火车站,已经是傍晚了。她看见了早已在出口等待的阿妈,阿妈看上去更老了,明明才四十不到,白发却渐渐出现在了发丛当中。阿妈接过行李,亲昵的拉过她的手往前走,阿妈的手上长满了老茧,糙糙的,她轻轻的握紧,阿妈似乎感受到了,回头朝她笑了笑。

        “阿妈,阿爸呢?”

        “你阿爸忙,咱们先回家吃饭,他晚点就回来。”

        她点了点头,阿妈带她上了一辆公交车,两人一路无言,她望着车窗外渐渐发亮的霓虹,大城市真热闹,她抬头望了望天空,只有一点月亮的轮廓,可是那又怎么样?各种灯交织在一起,犹如白炽一般,月亮的光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坐了不知道多久,终于下了站。这是一片城中村,虽然路上依然车水马龙,但和刚才的比起来,行人脸上似乎多了一分生活的疲态,每个人都步履匆匆。她紧紧跟着阿妈穿过了几条弯曲的小巷,来到了一间小铁门前面。

        “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家。”阿妈用钥匙打开了挂在门上的那把大铁锁,把行李往里面一放,便拿起门口的烧心大水壶往旁边的水龙头接了满满一大桶水,然后用打火机点着了几块木头扔了进去。做完一系列的事后,松了一口气,抬头发现她依然站在门口看着她。

        阿妈擦了擦汗,解释道:“这里的自来水到晚上很紧俏,用的人多了水就慢了,容易停,我现在抓紧烧壶热水,等会儿你可以洗个澡。”

       刚说完,旁边的铁门从里头打开,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被撵了出来,随即被丢出来的是一只书包,和一句“滚”。男孩捡起地上的书包,拍了拍灰,抬头看见了她,有点尴尬。

       “虎子,又和你妈吵架了啊,你这孩子要少和你妈顶嘴,吃饭了没?要不来婶子家垫吧一口?”

       虎子越过她朝后面的阿妈笑了笑,摆了摆手。

        “吃过了,我妈她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心,等会儿就好了。”说完把视线又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婶子,这是你女儿吧。”

        她有点局促的往后退了退,直到阿妈上来握住了她的肩膀,她才稍稍松懈了一下。

         “对啊,这就是我常说的穗子,这学期转到这里来读书了,就读你们学校,你可要帮婶子好好照顾她啊。”

        “放心,婶子,那我去训练了啊。”

       她惊讶的发现这男孩笑起来的眼睛像月牙,眼里有光,虽然两颗虎牙露出来挺唬人的。

        房子不大,一室一厅,阿妈他们在客厅里搭了一张大床,把卧室让给了她。吃完晚饭,阿爸还没回来,起初她还坚持在餐桌前等着,到了晚上十一点,阿爸还没回来,她等的眼皮直打架,最后也就听阿妈的话洗洗先去睡了。躺在混合着香皂和阳光的床单上,听着动不动骑过的车压起的石块声,她竟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她起床没有看到阿爸,听阿妈说阿爸又兼了一份工作,天没亮就出去了,阿妈还说阿爸昨晚半夜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屋里看她。后来她才知道,多少个夜晚,阿爸坐在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眼里闪着幸福的光芒,就像奶奶当时一般。

        天灰蒙蒙的,去学校报道前,阿妈往她包里装了一把雨伞,虎子已经在门口等待,看到她顺势点了点头,递过来一个饭团。

        “这是我妈的拿手饭团,她让我带给你的。”

        她接过饭团,说了声谢谢。阿妈从屋里出来,看见俩孩子笑了。从裤子里掏出了一张二十元塞给了她。

       “本来就想让你在外面买点,既然虎子妈做了,那就收着。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虎子。”转头看向虎子,“虎子,可要照顾好我们家穗子啊。”

         “放心吧,婶子。那我们走了。”

        她跟在虎子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走了十来步,她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阿妈竟然在流眼泪,她忙把头转了回来,鼻尖也酸酸的。

         “婶子是太高兴了,她一直想让你来城里读书。”

         “恩,我知道的。”

        她拽紧了书包带,往前小跑了两步,和男孩齐平。或许幸福就是从一些辛酸的事件中体会的,但有一点她很确定,那就是她爱的人都在努力让她幸福。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 个赞
1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xiyi
撰写者 xiyi
共计写作文字 16.5k
努力爱这个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