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要忘记
leuco
leuco
03月02日 • 7分钟阅读
举报
十年,三千六百五十二天,八万七千六百四十八小时,五百二十五万八千八百八十分钟,那么强大的数字集合,代表过去我爱过你的时间。
可是,当我如今觉得疲惫了,当我觉得再也没有勇气继续为了爱而讨好下去,当我要忘记,它们就像心中的城堡如海啸般顿时轰然倒塌。从此,我不再认识你,就当你从未在我生命中存在过。其实这个繁华世界真的没有什么事是不可遗忘的。即使不能忘得一干二净,至少也可以用霓虹繁烁的浮生来遮掩那仅仅留存的一丝哀伤。

当我在微笑的举杯,当我在ktv里面无表情唱着那首《倒带》,当我每天穿着雅致的套装画着淡淡的妆容进出高档写字楼,谁也不曾知道这曾经是一个单纯,爱幻想,天真善良,傻傻的爱过等过一个人十年的小女孩。

亚菲是我最亲密的好朋友也是同事。我们同是一座海滨城市的人,读同一所中学,考上北京的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 如果问亚菲,十六岁那年,你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亚菲会毫不犹豫的说是那年的夏天傍晚的事,家刚搬到海边她,自己跑到海边去捡贝壳,结果遇到了迅速的涨潮。脚踝处的海水迅速的涨到了齐腰处,还是小女孩的亚菲已经被吓的不能动了。这时候,已经跑到安全的岸边的陈诺丢下滑水板朝亚菲被困的那片水跑去。陈诺拉起亚菲的手,两个人一起艰难的朝海边移动。最终安全的到达了岸边。交谈中得知是同一所高中的学长。而从陈诺牵起亚菲的手的那一刻,这个人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上,一下就是十年。

每次同事聚会玩真心话大冒险问道最深的记忆的时候,亚菲都会讲这一段故事。同办公事的朋友们都取笑亚菲:又讲这段老故事,我们都听过了。可是每次都有另一个女孩一直沉默着听的很认真,甚至最后眼角里会有眼泪在闪烁,那个人是我,当年捡贝壳的有两个女孩,当年把两个女孩拉回岸边的是两个男孩。和亚菲在一起的是我,和陈诺一起救我们的是江言。亚菲喜欢上了陈诺,而我也喜欢上了江言,也是十年。

时间走到十年之后的现在,亚菲和陈诺在2月14号那天结婚了,那一天我是亚菲的伴娘,然后从伴郎江言的手中接过了他递过来的他的结婚请柬。

这十年里,所有人都会认为我和江言会是一对,可是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江言和我只不过是朋友,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他从未说过他喜欢我,我也从未对他表露过我的心意。即便内心里知道这辈子可能就只会喜欢他整个人这么深了,可是依然是表面上风平浪静,如好友般联络者,默默无声的牵挂他,对他好,只字不提这份感情。盼望有一天他会自己走过来对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江言大学毕业的暑假,把他的女朋友带给我们看,一对带着笑容的恋人站在我们三个对面。那是一个外形阳光且充满活力的女孩,幸福的依偎在江言的身边。亚菲紧紧的握住我冰凉的手。一起微笑的问姐姐好。那天下午,亚菲陪我走到海边我们四个人认识的地方,然后我抱着亚菲难过的痛哭。海浪拍打着礁石卷走了我的声音。我决定离开这座海滨城市,从此不敢看海,因为一看到海就会想到他的面庞。虽然还是固执的喜欢他。

我和亚菲度完暑假回到大学上大三的时候学校里公布了一项留美交流项目,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亚菲说,我们一起去吧,或许换一个地方,你可以看到新风景。在美国度过四年,学习两年,工作两年,偶尔喝亚菲喝喝咖啡,看看书,旅旅行,还有一直不断的想念他。我们还是一直不温不火的联络着,在MSN上了解着这几年他得近况:工作了,分手了,又恋爱了,升职了。有时静静的看着他发过来的近况的照片,那熟悉的面庞,无数次梦里出现的那深邃的眼睛,会深深的把头埋在手臂里忍不住的哭泣。

直到一天,亚菲对我说陈诺已经向她求婚了,希望她能回国。我听了,微微笑的拥抱她,然后就像当初她不假思索的陪我出国一样,我递交辞呈,收拾行囊,和亚菲一起回国。回国后的机场,陈诺和江言来接我们,陈诺和亚菲幸福的拥抱在一起。我拖着行李站在这对幸福人的一边和江言尴尬的四目相对。然后他微笑一下,走过来给我一个轻轻的拥抱:好久不见。



陈诺和亚菲的婚礼上,江言作为伴郎帮陈诺挡酒,所以喝了很多。大概是借着酒的催化作用,婚宴快要结尾的时候,江言端一杯红酒走过来坐在我身边。说道:卓绎,我们喝一杯。我笑着端起右手边的酒杯和他碰杯,左手心里紧紧的握着的是他的婚礼请柬。

他把酒杯放下,微微俯身在我耳边说道:卓绎,有一句话我想说,其实我一直喜欢你,有十年了吧。。。

我听到这句话在我耳边回响,回响,然后觉得我的世界仿佛无数块玻璃同时碎裂掉。我静静的看着他的脸,泪水盈满已经将他的影像模糊。我怕忍住不让眼泪下,对着面前这个喜欢了十年的人说:可是,江言,我从来都没有,从来没有喜欢过你。谢谢你的请柬,我会去参加你的婚礼的。

一个人走出酒店,外面有冷冷的风再吹。街道上霓虹已经点亮,我踩着薄薄的积雪往回走。脑海里一幕一幕的是和江言的过去,现在,还有刚才的对话。

在可以相爱的时候,没有在一起,你在你的世界里自由的奔跑。在不可以相爱的时刻说出再动人的话语,都也无济于事。即使爱再多,喜欢再深。我也能分清什么是比个人的爱是更重要的,要摆放在最前面的。

如今我要忘记,我决定要忘记了。当我要忘记了,这十年,不过是时钟走过的一圈一圈。没有什么不可泯灭的,我觉得我可以做到。

其实这个繁华世界真的没有什么事是不可遗忘的。即使不能忘得一干二净,至少也可以用霓虹繁烁的浮生来遮掩那仅仅留存的一丝哀伤。

不是吗。。。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337 个赞
33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leuco
撰写者 leuco
共计写作文字 35.7k
你看 你看 彩虹的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