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小城
提拉米苏_1
09月05日 • 3分钟阅读
举报
外婆家后面有条小河,小河对岸是条铁轨。
我的童年有很大一部分时光便是坐在小河边,望着连接地表的琉璃色天空,默默为归家鸟儿们祈福。
天上的云烧的如火如荼,有时掠过一辆火车,我会从车头望到车尾,静静聆听火车从铁轨上呼啸而过时所产生的金属摩擦声,直到最后一节车厢消失于夕阳尽头。



我总喜欢望着远去的列车默念:“再见,列车。”

我仿佛能听到车上的人回过头在说:“再见,小城。”

记忆的风铃被小城温柔的风吹得叮叮当当。在我的印象中,小城的每一个角落都那么和蔼可亲。

你永远无法在地图上准确找到小城的地理位置,因为它实在小的连名字也标不上。你也无法在小城的中心地带找到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因为小城并不需要太多的繁华。这里虽然没几条街道,却总是人来人往。

这里从来都不会堵车,准确地说并没有几辆车会行驶在马路上。更多的时候是摩托车与自行车占据了主道。小城很小,走个亲戚看个朋友或是去逛街购物无外乎只是几个地方,根本无须以车代步。小城虽小,却孕育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小城上方窄窄的天空从不会因为它并不繁华的街道而黯然失色。

小城亦装载了我最初的回忆,这里有最爱我的人们。

外婆在我的童年生活中扮演着保姆的角色。我习惯地依赖着她每天早上准时的叫我起床,为我准备好早餐,然后送我去上学。外婆并没有读过太多的书,她我对精致的照料来自最深沉的,对晚辈的爱。我在小城拥有一帮挚友,我们的生活除了读书,还跑满了小城的大街小巷。哪里的泡粉好吃,哪里的衣服便宜漂亮,哪里的精品店进了最新款的小玩意,通通都了如指掌。在小城的日子走到哪都响彻孩子们最纯真的笑声。

小城予我的记忆是宁静而致远的,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离开小城的人中的一位。

由于母亲工作调动的缘故,我须去广州生活了。

这意味着我要离开小城,离开我的朋友,亲人,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我心中极度舍不得这如梦般美好而恬静的小城,就像蒲公英舍不得离开妈妈却又不得不学会勇敢地离开。

我曾听在广州打工的表姐提到过那个繁华的都市:街道很宽,车水马龙鳞次栉比,高楼大厦争相比高。八街九陌,华灯璀璨,中心贸易区的人群摩肩接踵……

我开始憧憬大城市的生活,淡却了关于离开的不舍。

终于,在某个夏日的傍晚,夕阳正亲吻着西山,来自银河系的最后几缕光芒正悄无声息地湮灭在地平线之下,我拖着行李箱,登上了开往广州的列车。列车飞快地驶过外婆家那条铁轨。我望了望小河那边,再也没有一个孩子为远去的列车默默说再见了。

我轻轻地回头,怀着眷恋,向着即将沉睡在夜的怀抱中的小城,低语:“再见,小城。”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96 个赞
96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提拉米苏_1
撰写者 提拉米苏_1
共计写作文字 313.0k
我有一点勇敢,有一点坚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