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烟波几里舟。
死水流年丶
03月27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手执一束韶华,站在于你道别的桥头,思量你离去的舟船,随波飘摇如浪头白鸥;思量你停泊的码头,渔家灯火明灭如星;思量你归来时我依然站在桥头,韶华依旧鲜亮如虹。想你别时,堤岸浅草羞如闺中少女,我撑一把纸伞,白衣云袖与你挥手作别,两行清泪逆流心间,我温婉一笑劝你珍重,你几字誓言归至深秋。

思念让昼夜间的距离变得柔长,我在桥头看过百次的日出,仍不见你乘着落日归来的白帆,却让离去的背影失了温度。幻想与你执手同听风,或者看远山的钟声惊起一片飞鸟。院里的桃花已然落了许多,我仍然以为在下一个黄昏你将与我采花换酒。我撑一把油纸伞,身着白裙,立在桥口,望你看到我时依然浓情如初,或者只是多了零星小雨,或者只是破了衣带裙角,或者只是故里草木枯黄。河水依旧清澈见底,却怎么找不到让我藉慰的故迹,落花流水,时光如是。那日你泊船的痕迹已随之东流,见不到你惊起的鱼,看不到你幽深的眸,听不到你归来的笛。

怀揣你离时的信,一行情话动我一笑,一纸诺言暖我一生。念你那日窗下奏笛,笛声悠如初春细雨,点滴打在塘里微澜四起,偶见小荷尖角探头寻春,我心生悸动,欲在春色满塘时与你

撑起一叶碧荷,共赏水月镜花不碎波澜。你飘飘发带如云卷云舒,亦如我思苦舒卷成殇。无奈窗前独奏古筝,满满相思溢至城东,远寺晚钟低沉回荡在厚重的城门,吹落积攒一季的尘埃却也掩不住秋风的微凉。想弹于你听的弦曲却不再清越如蝶,或是凋了桃花,或是枯了枝叶,我依旧白衣纸伞,立于桥头,只是我变成了画里的霜,攀附在漫天的秋色里,倍显凄凉。我的琴声能否拂过你的画扇,点你扇面一朵梅红。

光景如梭,韶华荏苒。纵使望穿这一江秋水,也不解我百转愁肠,只盼你如期归来,却徒添画中美人一滴清泪。温情如梦,无奈花谢花飞,秋意浓浓,红颜消瘦,苦等一年依然独守空闺。只为你那一行誓言,我在红尘之外独守了多少轮回,望这东流逝水一去不回,我在桥头执一束光年,白衣云袖却破了纸伞,终不信我们只是一纸薄缘,而你的字迹却已在时光里略显凌乱。那次一别便是半个盛唐,旧梦渐冷,辗转一世相思,又复刻了几本,古钟依然回荡在那座城门,尘埃掩埋了断塔几层,你可知故里何时草长莺飞,何时细雨纷纷,何时朗星伴月,我伴空城。

深秋难寐烟波万里,而我仍然撑一纸漏伞,白衣云袖,或淡了桃花,或白了青丝,或忘了海誓,丢了山盟。我依旧在空荡深闺为你弹那一曲《醉相思》,你依旧在我梦里同听风雨声。小酌清酒灌愁肠,却在桥头醉成离殇,醉梦与你携手采莲,共赏桃花。醒时又是醉倒花下,朱砂伴泪染透衣裳,花容失色尽是沧桑。细数不知多少春秋,我仍愿为三生良缘,怀一纸承诺,谱一支相思,守一世孤城。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85 个赞
85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