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景
念小瑾°
念小瑾°
06月29日 • 2分钟阅读
举报
那年,折好的纸飞机,已沉入时间的海洋里,
带着我们的欢声笑语,消声匿迹。
风一直吹,吹向我一直潜藏在回忆里的渡口,温柔地抚开了,那片灿烂如阳的油菜花。

彼年,银铃般的笑声,迂回在那片开得如荼如火的花田里,随风飘起的罗纱裙角,轻轻地抚摸着一朵朵的油菜花,你的指尖捏着涂满颜色的纸飞机,对我笑颜如花。

如今,不知那片花海,是否还在一如既往的绽放?那些放逐纸飞机的人,是否还站在那里?

一个,早已不沾染过往的人,以为忘却了那些旧时的风景,却不料,只要一个瞬间,回忆就会如潮水般涌来,那些如诗如画的风景线,依旧会沿着时间的卷轴,慢慢舒展开来。

我就像一个,怀念过去的少女,默默守候在零碎的记忆边缘,随时打开旧时的欢颜,逐一回放在孤单萦绕的世界里,只为回味那一场花样年华里的美好。
突然,就想起了,那年的风景里,落花很红,如火焰般的烂漫,染红了我们整个风华正茂的青春。
[box title=" "]


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坝头,被风化在那年的泥泞中。
那些曾经一起紧牵的十指,被散落在那年的欢声笑语中。
那些曾经一起跳过的长绳,被遗放在那年的水泥地上。
那些曾经一起喝过的冷饮,被埋葬在那年的深土里。
[/box]


那些曾经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弹指间,即可触碰到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

只是,现在想起来,总记不清,我们站在那年的哪个角落里,又是以怎样的姿态,去倾听那年的人和事的……

或许,那年里,我们都在奋斗中,等待那一份夏末的收获,然后,再怀念那些一起走过的岁月。

然而,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

那年,我们在或不在,等或不等,念或不念……

如今,都会顺着自己人生的铁轨,一步步地走下去,直到临界终点。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63 个赞
263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念小瑾°
撰写者 念小瑾°
共计写作文字 2,248.9k
时光不比人,它脆弱,它禁不起来来回回的辜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