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10月07日 • 18分钟阅读
举报
我常常忧伤地想念那个阳光泛滥的夏天。偶尔暖风拂过,皮肤一阵灼热。我和你坐在课桌上,坐在没有青春没有空隙更没有虚伪的课桌上,抬头看着那一朵白得刺眼的云在天空中飘呀飘的,如同青春里搁浅的回忆一样,那么苍白无力。
你低头玩着手指,告诉我你喜欢神奇宝贝喜欢糖醋排骨不喜欢作文不喜欢唱歌。
我晃着脚听着。你突然扬起脸,对我说:“依,你一定要记得我说的哦,不然我会生气的。”
在那个年少无知的岁月里,我把头点了又点。


只是我没有告诉你,你喜欢的恰是我不喜欢的,你不喜欢的恰是我喜欢的。
当初的我并不知道,我们会离对方越来越远,一个往左,一个往右,最后成为青春洪流中两条笔直的平行线,独自拼搏。
可笑的我们,命运擦肩而过的转身。
····ONE

我常常会想起你。
我想我和你都是单纯的孩子。
那年夏天,你还记得么?愚人节,我们约定好了,我带水彩颜料,你带糖果纸。趁着上课,我们一头栽进课桌底下忙得不亦乐乎。我把白白的粉笔染成玫瑰色,你用精致的糖果纸小心翼翼地包好。待下课了,我们又迅速地钻了出来,在班上搜罗对象。
我用肘捅了捅站在身边的你,说,诶,C如何?
你看了看C,又看了看我,点了点头。
我看见你眼里深深地笑意,却不知,你是为接下来的场面而笑,还是为我而笑?
我故意平静着一张脸,手中握着独一无二的糖果,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小步向C走去。单纯的C自是接过糖果就迫不及待地拨开了糖果纸,用他那被蛀虫侵略地惨不忍睹的大门牙啃了又啃。忽然,他的眉间皱了起来。一旁的我和你见此,便再也憋不住了,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与我们相反的自然是C。他把嘴里的粉笔全都吐了出来,扔掉了手上的糖果纸,不顾形象地蹲在地上哇哇哭了起来。我和你一时没反应过来,停止了大笑,嘴巴却忘了闭上。恶作剧是我的擅长,但善后我就有点手足无措了。你无奈,只得蹲下来,好说歹说,又是道歉又是打趣,才止住了C吧嗒吧嗒往下掉的眼泪。
····TWO

记得那时,我们的数学成绩总是在90左右徘徊。不上不下的成绩,家长急,老师也急,我和你更急。
你说黑板上什么直线射线公倍数公因数的,看了一个头两个大。
我拼命点头表示赞同。
因为对数学这科的抵触,我们的成绩也在一个月内降到85左右。家长发飙了。迫于各自父母的威严,我和你不得不挑灯夜读。看着渐渐扩散隐隐有些嚣张的黑眼圈,我的眼里闪过一丝光。
晨读下课后,我微微偏首,看见你趴在课桌上,下巴抵着手背,正盯着数学书水蓝色的封皮发呆。我好奇,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你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无奈和不解?我很自然的凑了上去,肩膀抵着肩膀。一旁走过的我的同性死党兼你的异性死党S回过头来,向我眨了眨眼睛,暧昧地笑着,捂着嘴跑出了班级。我对着她的背影切了一声,然后用拇指和食指掐了掐你的右手臂,不等你吃痛回神就说,诶,数学考试上我们作弊吧。
你缓过神,回头看着我,声音微哑,作弊?传纸条么?
我看见你的眼睛一下子充满兴奋,但又略带担忧。
我白了你一眼,撇撇嘴,老土,什么时候了你还传纸条。
你用左手搓了搓被我掐红的地方,问道,那怎么作弊?
我说,要不这样吧,我们先自己做考卷,然后我念我的答案,如果跟你一样你就说对。
你又问,那不一样呢?
说不对嘛。我耸了耸肩。
可以。
又一次数学考试。我用手掩着嘴巴,小声的把我的答案报出来。偶尔四目对视,我的脸总会先红起来,头不自然的低下。余光瞄到你,突然就偷偷地笑了。呵,你的脸也红了。


之后,我们的成绩一下子到95以上。
年幼时我们便是这般天真烂漫,相互信任,相互依赖。
····THREE

时光列车“呜啦”地向前奔去,带走了我们轻松单纯的小学生活。
学校礼堂,我对坐在旁边的你说,我们都不要saygoodbye,好不好?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保持联系。不知为什么,你反问时我莫名其妙的就心烦了。丢下两句话,我抓起书包就向大门走去。
你没有说什么,我只感觉到了你的注视。略微冰冷的目光,突兀而尖锐地在我心上莫名其妙地划下一痕。
你一定不知道,走出大门,我又折回来了。手放在大门的金属门把上,没有用力,只是静静感受着除心里的冷之外的冷。
收回手,我靠着身后的墙壁。隔着玻璃窗户,我叉着手,冷冷地看着你,看着我的同性死党兼你的异性死党S在我走了之后大大方方地拎起书包坐在你的旁边,看着你和她聊得一脸灿烂,像现在我头顶六月的阳光,一下子刺痛了我的眼。
这样的你让我厌恶。
····FOUR

暑假,没作业。天天呆在家里,登QQ,进空间,玩玩农场,逛逛牧场,再看看小说。偶尔和你聊聊天。
七月是酷暑。尽管我把空调开到16°,电风扇调到最大,可依旧觉得热。或许是从心底升出的烦躁呢。
我坐在电脑面前,像个小流氓似的,两只脚毫不客气地高高翘在电脑桌上,嘴里叼根牙签,懒散散地窝在办公椅的怀抱里,和你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无论我说什么,你不是回复“嗯”就是“好”。
很敷衍呢。
我喝了一口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可乐,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舞动着。
——我突然想去图书城看书。
——嗯。
——你陪我?
——好。
不假思索的回复。让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迅速关掉电脑、空调、电风扇,换好衣服,带上手机、钥匙、钱包,几乎是小跑着去公交站。
我没看见的是,对话框的最上方显示着“正在输入”,随后又没了。你想说什么呢?若我知道你是像耍猴一样耍我,我还会不会这么心花怒放地出去?


15分钟后,我到图书城门口。
30分钟后,我拨通了你的电话。
电话那端似乎很吵,还有一个我似乎很熟悉的女声。
——在哪呢?
——对不起哈,我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好吧。
——嘟嘟嘟嘟嘟嘟……
我看着手机界面,有些不解。那么急着挂电话干什么,我又不会骂你,又不会大吵大闹,真是的。
我把手机放进衣袋,抬起头,怔住了。
隔着一条街的距离,我清楚地看见你穿着一件格子短袖,手上拎着一袋东西,走在一个梳着高高的马尾巴穿着白色超短裙的女生旁边,从超市的出口走出来。你放下手上拎着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递给她,一系列的动作殷勤地像令人作呕的古代男妓。
我的耳朵自动将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和绿化树上刺耳的蝉鸣过滤掉了,只剩下你的那句“对不起哈,我临时有事,不能来了。”
有事。
有事。
我忽然记起,班群里,你说你去了仁中。S马上接着说,我也是。
一个星期前,同样去了仁中的班长在QQ上和我八卦道,依,知道不,你以前的亲亲同桌现在和你以前的死党在一个班哝。
我不以为然,发了个省略号,亲亲你个毛啊。
班长发过来一个奸笑。
你以前的亲亲同桌现在和你以前的死党在一个班哝。
你以前的亲亲同桌现在和你以前的死党在一个班哝。
亲亲同桌、死党、一个班。
你、S。
以前的、以前的。
我站在一旁高大的绿化树下,七月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在我的脚下映出一个又一个斑驳的光点。
嘴角慢慢上扬。
····FIVE

我惊异我怎么会这么平静地回到家,怎么会这么平静地坐在电脑前,怎么会这么平静地开空调和电风扇。
登上QQ,你在线。
——事情忙完了?
你迟疑了。2分钟后。
——嗯。对不起哈。
——后天陪我去吧。
——好。
后天。
如我所料,太阳比平常都要毒辣。
我撑着一把粉色的天堂伞,慢慢走到你家小区门口,拨通了你的电话。
——喂。你刚刚到哪了?我可能会迟。
——哦哦,我在图书城门口呢。
——那我5分钟后到。
——嗯。嘟嘟嘟嘟嘟嘟……


挂断电话,我把手机放进衣袋,抬起头,正好看见你和你妈妈撑着一把伞,有说有笑地走出小区门口的电动伸缩门。
呵,你今天穿的还是那件格子衫呢。
我微笑,慢慢迎了上去。离你们50厘米时,我停住了脚步。
你脸上的笑瞬间凝固,停住了脚步,倒像是被我突然摁了暂停键。真是可笑啊。
你妈妈撑着伞侧着身子看着你,脸上写满了奇怪,自己的儿子怎么了?
顺着你的目光,她看到了我。
——阿姨好,我是……
——哦哦哦,你是依啊。变得成熟了啊。
我看着你妈妈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你尴尬的表情,我的笑更深了。
——孩子呐,碰到你同学怎么招呼都不打,真没礼貌。啊啊,依啊,你怎么在这啊?在这……
——妈。
你妈妈还想和我聊天,被你打断了。
——那个,依,对不起啊。
你低着头,不敢看着我,两只手紧紧拽着衣摆。
你妈妈张嘴想问这气氛是怎么回事,却被我堵回去了。
我微微弯下腰,以一种天荒地老的姿态俯视着你。
——不用说对不起。从你欺骗我开始,我就没有什么令你对不起的了。
我又直起腰,漫不经心地将垂在颊边的头发抚到耳根后,将手拿到眼前晃了晃,嗯,指甲长了些,回去得修修了。
我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身子又向前倾了倾。
——啊,对了,前天和S玩得开心吗?
你忽然抬起头,那双曾被我暗暗赞为如小鹿般的眼睛毫不遮蔽地满是错愕和震惊。
我很满意你的反应,笑得花枝轻颤。
——呵呵,以前是我粘着你,现在,我不粘着你了,你粘着S。听说啊,S粘你们班帅气的班长粘得很辛苦呢。你们班班长啊,又在粘谁呢?
我又拿起手在眼前慢慢地晃着,轻轻弹掉了落到指甲里的一个沙子。
优雅地转身。
转身地一瞬间,我紧紧地捂着胸口。为什么,我的心更痛了,为什么……
我笑了,你妈妈现在一定在大声的质问你吧。你就为自己辩解去吧。呵呵,你应该在欺骗我的那一刻就要为自己想好理由了。
····SIX

回到家,手机毫不意外地响了起来,是你打的呢。我厌恶地把手机扔在沙发上,任凭它响个不停。
一整天,你打了36个电话。
我放着摇滚乐,勒令自己沉醉在疯狂里。
第二天,你终于不打电话了。呵,烦了?亦或是认为我不过是小女儿般生生气,过几天就会什么事都没了么?
听听,窗外蝉叫得更欢了,呆在空调房里都会听得见那近乎尖锐的叫声。怎么和你一样令我厌恶。
晚上,你的短信一条一条的进来,几乎让我的手机卡屏。我窝在被子里,冷冷地看着跳动的屏幕。
——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依,我知道你现在还在生气,我也知道你最不喜欢别人骗你了。
——依,知道吗,我现在很难过。
——依,还记得吗?你在毕业典礼上说过的,保持联系的。
——依,对不起。S只是让我陪她去买东西,答应你之后我才想起来的。
——依,明天我们一起去图书城,好吗?
——依,原谅我好吗?我下次不会了。
……
9点到10点,你发了21条短信。
21条的短信,让我一夜无眠。我到底是该高兴,还是悲伤?
你觉得,你如此送给我大方地送给我的伤害是能补偿的吗?
你觉得,你提起了从前我就会十分痛快地原谅你吗?
你觉得,那些美好的曾经能够等价交换吗?
那好,我告诉你,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我怎么会喜欢上你,一个让我心痛的你。
0点,你发来最后一条短信。
——依,我会守护好曾经的。
守护好曾经?
这黑夜里更显尖利和凄哑。我的泪水悄悄浸湿了枕头,像藤蔓般疯狂的漫袭开。
我盯着手机屏幕,一字一句的说,曾经?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曾经?曾经对我来说就像虚伪一般廉价。守护?那你就慢慢守护去吧。
我删除了手机里有关于你的一切,将手机一扔倒头便睡。

第二天。
我轻轻翻开信纸,写了一封信给你。这是第一封,也是唯一一封。
亲爱的:
展信佳。
你一定想不到我写信给你的原因吧。其实我也不知道。
如今的我安静的伏在窗边,一缕暖阳拂过我的面庞。
青春的洪流喧闹着向前,我们之间的距离被越分越大,疏远和虚伪在我们之间不断上演。
所以呵,年幼的我们连欺骗和信任都那么简单。
相信于你,我付出了自己。
到头来被你骗的伤痕累累,像那个忧伤的夏天般可悲。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给你写了一封信。
邮戳隔着牛皮信封狠狠地砸在柜台的大理石板上,砸碎了我的一切,包括我伤痕累累的初恋。
静止的时间

文字由:苏冉狮 投稿 版权归投稿人所有 转载请说明出处 违者必究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41 个赞
141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