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于心中半顷薄田.
死水流年丶
04月16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人生最孤独的并非知音难觅,或者没有与最爱的人携手百年,而是在你的心中缺少一方净土,缺少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空间,让你不能在浮躁的生活中有一张休憩的温床,不能安静下来寻找渐渐迷失的自己。

 

我希望当我的生命驶致迟暮的时候,可以拥有安详的笑容,可以拥有风趣的谈吐,可以安享午后的暖阳,半盏清茶和躲在老旧的摇椅里的时光。我希望自己的晚年可以笑谈风月,静赏芳华。我希望当我回望此生,仍清晰可见来时的路,和定格的景,还有那些永远不会被岁月风化的感情。

 

人难以逃离流年的漩涡,当然也就难免经历四季的更替,流水的无情。我们总会变得苍老,变得迟钝,变得白发苍苍,变得像一棵老去的古树一般粗糙,但衰老褶皱的皮肤并不能阻碍我们的生命迸发阳光,我要我的暮年依然风度翩翩,目光如焗。岁月的重量可以压弯我的腰背,流年的风霜可以风蚀我的体肤,时光的洪流可以苍老我的容颜,但我决不会看着世俗的风尘掩埋真正的自己,这也便是我不堕落浮世的唯一资本。

 

当我老时,我想有自己的一方小院,并不要多大的空间,半顷足矣。引一支清渠,涓涓细流终年不断,绕于田边,院子的中间是一棵于我年龄相仿的老槐树,这样会显得亲近些吧,树下是那把老旧的竹制摇椅,一张石砌的小桌,偶有微风吹过,与树叶默契的和鸣一曲,或有三两花瓣飘落足下,不胜安详,轻酌淡茶笑看流年如风拂过枝尖,并不惊惧生命的流逝,轻摇纸扇淡阅流年。515570d787c1b_600x

 

怕风起时,沙土眯眼,便在树旁种下一田葵花,那是太阳的颜色,灿灿的开着衬得苍老的槐树并不那么落寞,时有蝴蝶立于花上,或两三只嬉戏于花田之间,生机一片。我只是安静的坐在树下,听着那个陪伴我半生的电台主播讲述着一段段陌生的故事,却从不为之动容,他的嗓音依旧那样清亮,只是多了些许的沧桑,这是难得珍贵的。我与他素未谋面,并且他根本不知道有我这样一个忠实的听众,跟随他的声音飘荡了半生,也许这样的相伴才是难能可贵,或有一天,我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或是那个熟悉的电台里传来的只是沙沙的电流声,我也只能哀叹流水无情,生命如逝。

 

看夕阳落山,红霞散去,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天气,我一直不懂的如何观察天象,人生难得糊涂,总有你不可预知的东西和看不穿的风景,风景那头灯火阑珊,我却独自在风景里默然。静看月落枝头,举杯相邀,却只是淡茶半盏,不惹风情。流云绕月,舒卷成殇,不见星光半点,甚感清凉,蝉声阵阵平仄有致,却无情成调,孤鸣半曲。偶感夜风微凉,不沁肌肤,杯中清茶温情已去,也不勉留清香,低头见月如玉珠静睡杯中,不知盈缺几何,不问冷暖几分,轻道晚安,各自睡去吧。

 

我留心中半顷薄田,素描山水,醉望江湖。只是留给自己一片净土,独赏风花雪月,笑看人生百态,不谈风流韵事,不闻世俗过往。

 

我留心中半顷薄田,静看星月,轻拂流光。只是留给自己一方晴空,梦忆烟雨朦胧,仰叹天远心高,遥望灯火阑珊,浅思碧水云天。

 

我留心中半顷薄田,勿避风俗,莫染红尘。只是留给自己一纸清高,淡阅似水流年,俯查落花无情,细嗅风情万种,品味半顷芳华。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46 个赞
46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