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带不走。是最深的痛
屋顶上的猫
04月03日 • 9分钟阅读
举报
Intersecting lines only one node, will eventually leave; parallel lines once the intersection will never separate.
——相交线只有一个交点,最终还是会分开;平行线一旦相交就永远不会再分开。
奶茶和陈升的故事有些长,但再长也长不过一个已有妻儿,一个放弃了等待嫁作他人妇的两人间的距离。初时听到这首《我们没有在一起》第一反应便是想到陈升与奶茶之间朦胧的情感。
被奶茶的执着所感动,也为他们的有缘无分而惋惜。


歌手:刘若英
作词:黄婷
作曲:陈韦伶
专辑:在一起
发行日期:2010-04-16
语言:国语
发行公司:相信音乐

《我们没有在一起》


[box title="歌词"][onehalf]你一直说的那个公园已经拆了
还记得荡着秋千日子就飞起来
漫漫的下午阳光都在脸上撒野
你那傻气 我真是想念
那时候小小的你还没学会叹气
谁又会想到他们现在喊我女王
你哈哈笑的样子倒是一点没变
时间走了 谁还在等呢
这杯咖啡忘了加糖
真不是我那么伤感
世界太复杂 你说单纯很难
我当然都明白
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onehalf][onehalflast]那条路走呀走呀走呀总要回家
两只手握着晃呀晃呀舍不得放
你不知道吧后来后来我都在想
跟你走吧 管它去哪呀
这杯咖啡忘了加糖
真不是我那么伤感
世界太复杂 你说单纯很难
我当然都明白
可是呀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梦从来不大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情侣一样
我痛的疯的伤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惨
我知道你也不能带我回到那个地方
你说你现在很好而且喜欢回忆很长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家人一样
总是远远关心远远分享
……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朋友一样
你远远的关心 其实更长

.
.
[/box]

1970年,刘若英出生在台北一个非常富有的家族。高中毕业后她赴美国修读声乐和钢琴演奏,并取得古典音乐的学士学位。

1991年,一个好友介绍刘若英认识了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陈升。陈升认定出水芙蓉般清纯的刘若英是个很有前途的歌手,立即邀请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这年3月,刘若英来到陈升的新园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工作中悄悄爱上了才华横溢的陈升。

然而,除了对刘若英的赏识和怜爱,陈升似乎没有更多的举动,而刘若英又不敢直接向陈升表白心迹。对于一个2l岁的少女来说,刘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残酷的,她还没有享受恋爱就已经失恋了。因为,她爱上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31岁的陈升已经是个有妻儿的人了。

2002年,陈升和往常一样在台北举办跨年度演唱会。演出结束后,无数歌迷围着陈升请他签名。这时,刘若英含情脉脉地走了过来。歌迷们认出了大名鼎鼎的刘若英,爆发出更激动的喊声。刘若英站在陈升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一声恳求像炸雷一样在歌迷中炸开,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陈升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用他那厚厚的手掌拍了拍刘若英的头。刘若英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两行泪水刷地流了下来。她全明白了,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分都写成“师徒”二字。

这么多年来,刘若英参加了陈升的每一场演唱会,但是从此她将不再参加了。此后3年中,刘若英一直非常努力。她除了在歌坛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更在演艺圈大放异彩,在不同的影展获得多次最佳女主角奖项。除了唱歌、演电影,她还开始了文学创作,2001年她出版了《一个人的KTV》,2004年又出版《下楼谈恋爱》。

在《桃色蛋白质》中一期刘若英的专访,陈升作为嘉宾参加。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
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一个有天分的女人,试图想要做强人,其实是蛮苦的。

他说,当在亚太影展,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他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

候佩岑问陈升:你有没有喜欢过奶茶呢?

陈升定了几秒钟,说,我不喜欢她,干吗帮她做这么多的事?你当我白痴吗?

在节目里他拿了一杯红酒,偶尔喝一口,当刘若英哭到进行不下去时,他就说,给你们唱首歌吧。奶茶要听什么?

刘若英说,风筝。

陈升说,她挑《风筝》这个歌是有道理的。我记得她有一次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打电话回来给我,说她在甘肃省的银川,她是和钮承泽一起去拍戏。那时候电话都不是很流行。我接到电话是在办公室,她说她跟钮承泽开车开了四五个钟头才找到一个电话,然后打回来,跟我报告说“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银川。那么远。后来我就把地图摊开来看,在办公室,在地图上找,甘肃省银川,这么远。

所以她挑那个歌,风筝。她一开始就跟我说“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不可以来找我?”老实讲,萧言中,她跑那么远,我们怎么接得到呢?……你知道那个像小孩子拉风筝,奶茶已经跑那么远、跑那么远、跑那么远……然后那个风筝掉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到了。佩岑,我接不到了,我接不到……

陈升摇着头,声音很慢。我接不到了。
我接不到了。
——这样残忍,而又这样直接。
他那么努力的划清他们之间的距离,而她又那么的无能为力。

他们,一开始是师徒便也注定了仅仅是师徒。
爱情本身的确是美好的,那样朦胧而又坚定的爱让人陷得深也伤的深。
但是现实的残酷绝不会被爱情的美好所改变。

四十有余的奶茶终于嫁人了,她等了他那么久,爱了他那么久,用她全部的青春为她的这份深沉的爱买单。
或许她是开心的。
这份开心她自己懂,就好。

“我们没有在一起至少还像朋友一样
你远远的关心 其实更长”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56 个赞
56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屋顶上的猫
撰写者 屋顶上的猫
共计写作文字 32.8k
我身体里,永远住着一个一堆缺点毛毛躁躁气壮山河又敏感又悲哀的小女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