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死在了她的任性里
安安
安安
07月18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凌晨,她泪流满面,止不住的哭泣和撕心裂肺的疼痛。胸腔里有某种情愫在蔓延开来的燃烧。朋友说她又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人总是很难去忘记曾经差一点会永远得到却始终注定要失去的东西。

你曾经在我的心脏里种下一粒种子,你走以后,它开始生根发芽,原来才发现,它突然地萌发。是我用我的眼泪,把它浇灌成花。她在日记本里悄悄地写下这句话。然后看着窗外的彩灯忽明忽暗,嘴角不自觉露出轻蔑的笑。没有人会在意这黑暗里仅存的灯光。一如这彩灯,初新时,它也曾灿烂夺目过,如今谁还会去修理时好时坏的它,一件事物时间长了就置之不理,已然成了每个人惯性的对待事物的方式。



18岁,像花一样绽放在青春的年纪。公主系的粉色蓬蓬裙盛开在那盛夏光年。她遇见他。乒乓台前,他球技精湛,她只是个初来乍到的菜鸟。

缘分总是很奇怪的东西,有些人,只看了一眼,便定了终身,有的人看了一生,却仿佛只是个打过照面的路人甲。而他们之间,这一照面,便擦出了爱的火花。

在黑暗的夜里,她独自回想着所有相遇时的细节,她想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也许他们现在会很幸福很幸福地在一起,就像春日的午后在阳光下,不时有带着花香味的风阵阵拂面的那种幸福,她想一定会是这样,只是过往情景重现,一切仿佛还在眼前,一切却已经失去。如果人生只如初见时,那相遇,该是一场多么华丽的邂逅啊,她在他的世界里,拉开新的帷幕,头戴皇冠,身穿华服,风光上演,最后惨败落幕,台下的看客们还沉浸在台上男女主角的故事中,唏嘘不已,而他们已经人走茶凉,人去楼空。

有的时候,我们感动了所有人,却感动不了自己。

她依旧止不住的哭泣,声音越来越大,仿佛是要淹没这黑暗的那种歇斯底里,她起身,想要去寻找一些关于他的记忆,翻遍所有的柜子以后,无果,又是一阵失落,猛然想起,原来自己,早已经毁了他曾留下的一切,曾经单纯的以为身边,只要没了象征一个人存在的物件,自己就不会有想念,此刻,她才知道这是多么的自欺欺人,现在她的思念,没有边际,无声无息的蔓延开去,然后被淹没在自己的眼泪里。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独自看过的那部电影,电影是部小成本制作的电影,却获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在当时,叫好又叫座。她想,也许人们在看这部电影时,所关心的已不再是电影的演员阵容以及唯美的场面,而是那淡淡地却扣人心弦的情节,以及那深入脑海的台词,从电影里的主人公嘴中脱口而出,却句句都击中观影人的要害,深入心脏。深入浅出。

让她印象最深的还是小仙儿在陆然的taxi后拼命地追赶时内心的那大段独白:你可不可以原谅我,可不可以再等等我,等等我吧,前路太险恶,世上这么多人,只有你是给我最多安全感的伴侣。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请你别放弃我。我不再要那些一击即碎的自尊了,我的自信也全部是空穴来风,我要让你看到我现在有多卑微。她的脑海里,不断重复影片的情节,然后她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中一样地清醒地懂得了,原来,从结束到最后,他容忍了自己所有的任性,是因为,他知道她心里所有的不安和卑微。

而她始终心高气傲,始终趾高气昂,始终高高在上。始终忽略了他那颗所有男孩子都有的一颗最平常的自尊心。她以为在这段感情的世界里,无法离开的是他,最后才发现,原来不能失去的是自己。

她用自己的任性,张扬,无知在青春里玩了一把最惨痛的游戏,输的一无所有,年少时,不懂得爱情,不懂得如何去爱人,不懂得,这一失去,原来是一辈子的事情。

手机上qq头像不停地闪动,朋友信息询问:为何要和这一个男孩儿分手,这个男孩儿对你不好吗?她很简洁干脆的回答:“被他喜欢过,很难觉得别人会有那么喜欢自己。”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459 个赞
45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安安
撰写者 安安
共计写作文字 29.9k
温柔要有,但不是妥协,我们要在不慌不忙中,安静的坚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