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小迷路家
小编穗穗
小编穗穗
09月15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是不是有过这样的一天,在没有指南针和不辨识北极星的年岁,你任性地把自己交给一片森林,清晨薄雾时出发,却在星星点灯时才狼狈归来。

是不是有过这样的一天,被风和日丽的天气骗走,壮着胆去郊区逗留,在溪水里寻找小蝌蚪的秘密,等你弄清蟾蜍和青蛙的不同时却发现远方已经炊烟袅袅,心慌得乱了阵脚,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是不是有过这样的一天,年轻气盛时狂言四出,以为梦想挂在嘴边便可铺垫在脚下,以为敢想敢做便是一种征服,却不知道付出的背面也可能是无偿的徒劳,

此去经年却发现已在人生的道路上经历太多折远。

是不是有过这样的一天,带着野心上路,捱过一座一座城市,擦肩过一具一具灵魂,最终却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足够,梦想的调色板也变得斑驳。

恩,我们都在憨傻的年华里做过那朵渴望春天的野百合,将晴天当做自己孤注一掷的筹码。
是的,我们都是路痴,或者陷于远途,或者是在一所城市里溃不成军,或者在情感里差点遗忘了自己,好在我们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值得与不值得,在合适的时间里悬崖勒马,才不至于在错路上越滑越远。

但我们有时也会知错故错,甚至一错再错,例如情感从来就没有道理可循,没有指针告诉你何去何从,我们开始必然是被蒙上眼睛的小孩,带了几分果敢和盲人摸象的运气。

对于一座城市的陌生人来言,火车站成了一座城市人间冷暖的集中地带,很多人背着梦想来到这个站台,却也从这个站台带着梦想离开,我们总有不可知的盲区,出发前觉得某座城市可以理解我的壮志凌云,但却不知道这座城市用一弯冷眼见过太多有梦的人,于是来来去去,进进出出,脚步横跨了大半个国度,但其实只是一个不断迁徙的孤鸟,不是野心勃勃,只是无处归依。

在那段艺考的日子里,我去到了不同的城市,他们大多热闹,但却没有我可感知的温度,不论他多负盛名,有多悠久的历史可供玩味,于我而言,我在钢筋森林里单薄得如同蝉翼, 背着宽大的地图,坐着迅疾的地铁,疑惑着第几街道通往商业中心,第几大街能搭上梦想的天梯,我是那颗小甲壳虫,寄居在城市永不熄灭的路灯。

即使很多在某座城市扎根的人也不一定能实现他们对这座城市的初衷,期望不断下掉,从生活转为生存,挺拔的身体终有疲劳的一天,只是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之时,眼泪想也不想地便流了起来。

一座城市收购了我们的骄傲,我们像麦田里的稻草人,用一具空壳来威慑别人,其实最想欺骗的无非是自己。

时常看着地铁站道里卖唱的少年们,他们眉宇间还是挂着没有抖落完全的稚气,带着一把吉他一把嗓子便混迹于偌大都市,在他们捉襟见肘的生活里,在与他

们年龄不符的歌声里,我看到小小灵魂对这个世界的摘帽妥协。

卖梦为生的青春里,你是否也为之感伤,生活的瓶颈里只需咬牙去打拼去逾越不容你伤春悲秋,有那么多人来到一座城池,但却迷惘得辨不清东西,若心里无依,再直通的路也会觉得没有方向感。

谈起梦,你便呶呶不休,如饥似渴地奉献上千万朵玫瑰来壮烈牺牲只为保全一个你孵化出的念

你是星空下的牧羊人,圈点着你的世界,扩充大地来放养梦想,早出晚归,相信勤勤恳恳便能锄出一片广袤的沃土,一年一年老去,旁听了太多人的成功却望不见自己的收获,分享了太多人的破茧而出却望不见自己的彩虹。

这一切便像万箭攒心,即使是痛也舍不得瓣下一块尊严,你追梦更甚,靠几只烟来派遣,看着你吐出的烟圈,想想梦想也如同烟圈一般容易泯灭,你在给我的信里写道,我总觉得理想是那片金色的稻田,但是我却找不到达到的路。字字落满心酸,瞳孔里都是你落寞的影子。

说为了梦想苦行僧也好,被梦囚禁也罢,但是你是如此的舍不得,你的财富来源于梦想,你的重负也由梦想造成。

曾在一家酒吧听一个北漂女子唱歌,她嗓音柔细,坐在凳子上轻握话筒,像一枝不食烟火的矢车菊,可是岁月老去,如今的她已经成为胭脂女郎,镁光灯下只觉得魅惑,甚至带了点落入俗套的性感,这是一个在城市迷路的缩影,也是一块梦想的短板。

我们都是爱做梦的孩子,固执地走入梦想里头总觉得能获得青睐,我们又是如此的脆弱与糊涂,忘却理想与现实总有几分隔阂,于是我们开始倒戈弃甲,认为已经被世界抛弃。

 

本文作者为兰州大学曾哲扬,转载与刊登请与本站联系,否则追究法律后果。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3 个赞
13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小编穗穗
撰写者 小编穗穗
共计写作文字 8.4k
爱生活,更爱番茄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