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比较偏僻,没有什么人经过
㎜ 夏尔 。
02月01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七月末,时间在我昏沉的脑袋里推搡着徐踱,无处排遣的阴郁快积成了一座大山,很快就要将我掩埋掉。

兀自来到海边,在海边漫无目的走来走去,任海水漫过脚面,享受它带给我的丝丝凉爽,海风吹梳着眼前的刘海,飘扬着碎花裙摆,突然就想赖在这里不走了,把多年珍藏的已是漫漶的伤心笔记,一页页撕下来扔给风儿,期待裹挟进海里。

华灯初上,城市的霓虹暧昧的跌进波光粼粼的湖里,于流水年华中,我一直没停止过幻想那些无关风月的爱,曾在喜欢的人面前嗫嚅并且佯装漫不经心,可当被人打听、质问,面对八卦和闲言碎语,却又真切的羞红了脸。

有时候世界宽广的让我觉得仅剩我孤单一人,也有时候世界狭小的让我不得不去想,遇见的一些人是萍水相逢还是躲不过的宿敌来袭。

慵懒的触角慢慢的蠕动进生活的角角落落,唯一一点值得称道的勤奋,算是笔耕的片片墨迹了吧,喜欢不知疲倦的写些吟风弄月的随笔,其中掺杂些百无聊赖的幻想,不管是亿万斯年,还是曾几何时。



孤单的时候特别喜欢熬夜,喜欢开着电视,自己却不怎么看一眼,羡慕那些雅皮士似的人,感觉他们的生活过的很充实,不论是一个小小的目标,还是一个大大的梦想,都调动着神经,驱动着身体,乐此不疲的为幸福奋斗着。

如果青春在我过去的繁多年华中具象一次,我想我不知会放下多少灼痛爱情的火花,一直瞻首末途,却疏忽了来路,回过头,细数斑驳散落的记忆,却发现自己已记不住多少了。

一天天成长,一天天成熟起来,主动面对一些人和事便成了理所当然,可我每次自信的搏击生活的风浪时,终是慌不择路,让悲伤嘲笑了自己。

对一些八字没一撇的情愫,我却跃跃欲试,而对一些深情款款的虚位以待,我却逃之夭夭,我是怎么了?我辜负了一些爱我的人,可我的自我慰藉,却是打磨回忆的锈迹让我尽力记清你们的样子,而不是花时间精力去觅寻你们的踪迹,有很多人我只想让他徜徉在我的脑海里,我惧怕现实,而我也在采取措施逃避现实。

凝眸冥思,心头不觉袭来一种臲卼,明明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大多数时候却还痴恋群魔乱舞的狂欢。记忆太过遥远,爱情的混沌、梦想的滞留,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会深深地刻在记忆里,扼腕于一些呼唤心灵的良方,皆然地在岁月里无可救药的流失了,有时候想着想着,突然就哭了。我趴在床头,哭得很小声,它们一点点落到枕头里,落到我揉碎的梦境里。

我知道,自己有着极强的自尊和空虚感,它们禁锢着自己被压抑的情感,我能感受到,却只能无措。远处夜阑的星光下,盛开着大片的火红凤凰花,暗香幽幽,忽然下雨,淅沥如泪,雨和眼泪,有着同样的方向和归宿,却没有相同的温度,喜欢下雨天,多半却是已泪相迎。

这个城市的夜晚有冷清的月光,花园的幽香,萧索的虫鸣,我揩干眼泪和自己轻轻地道一声“晚安”希望一梦别后,忧郁和风尘都已殆尽。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8 个赞
8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 夏尔 。
撰写者 ㎜ 夏尔 。
共计写作文字 1,589.2k
我只是倔强的认准一句话,只有当自己处于一个最好的姿态,才会有一个最好的人来爱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