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生日快乐
小编穗穗
小编穗穗
05月22日 • 1分钟阅读
举报
十九岁的概念没有十八岁分水岭那么明晰,除了知道是担当的不断加重便无措于年岁之步的匆急。

凌晨收到的短信陪我入梦,睡到十点,昏昏沉沉地下床洗漱。零碎地收到不同祝福短信,一一回复。



和挚友和亲人通了电话,关怀至心底,暖意盎然。收到室友们的礼物,和他们一起去吃了火锅。生日的神奇在于忽然觉得世间为自己退了一步,那些佶屈聱牙的繁复一一退让,隐忍至极,那些以为遗落的人忽然以一种你未曾料想的力量重聚身旁,感叹自身原来未被遗弃。

其实,是不能再平常的一个生日而已,我也不想像少年时期的自己那样执拗地要求记住每一帧年岁之影,嗷嗷呼吁世间的宽偌承载我的无理与顽执,计较朋友送了我多少礼物。现在的我除却拥有不可逃避的成年身份,更是不可奈何地任时光之碾滚动一曲光景,你会突然发现,年华的易逝早不是新鲜的感叹,你在接泊的日子里撤去觥筹交错更该好好思索,在那段不短不长的过去你是否迎住了年岁之数的攀援而不是只是时光的自生却无法用自身进步来进行勾兑和对应。我们最应对得住的是年龄的增长,吃了那么多饭是要有实际性成长来还。


我越来越觉得,我不能再像一个小孩来生活。

嘿,吹灭最后一根蜡烛,继续努力。

本文作者为兰州大学曾哲扬,刊载请与本网联系,否则追究法律后果。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77 个赞
7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小编穗穗
撰写者 小编穗穗
共计写作文字 8.4k
爱生活,更爱番茄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