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点点滴滴,如何释怀?
洛十三。
洛十三。
07月02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我们毕业了,虽然是上个月的事。突然想起这件事是因为今天整理书包的时候,偶然发现了那张毕业照。其实凭借着这张毕业照,我根本无法找回当初在学校跟死党们一起疯癫的感觉了。只是觉得心里淡淡的,空空的,毫无起伏。

看着那些面孔,突然觉得很熟悉,但是一旦放下照片,我根本无法想象出同学们的面容。我用尽全力去回忆,直到最后发现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了。我想,在

散学典礼那一天,我是害怕的。我害怕我离开了在一起六年的同学,我害怕我离开了我那刻满字的桌子,我害怕我离开了小学这个词。

可尽管我有多害怕,终究,我还是离开了他们。

满腹的恐惧,另外还带点长大的欣喜。

曾经在学校受老师冷落、批评,被同学嘲笑、戏弄。自始自终我都在等离开的那一天,我觉得小学就是一个恶梦。可真当离开的那一天,我突然懵了。

这还是我一直期待的结局吗?这还是我一直想要的离开吗?这还是我一直觉得的恶梦黎明吗?

好像。。。不是。

我收拾着同学送的礼物,项链,杯子,贝壳,钢笔。其余的,我都不知道是些什么了。

在炎热中躺在凉席上,窗口吹进一阵阵凉爽的风,恍然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我至今都还没有做好准备惜别那些在六一班的日子。我想起了同桌,想起了她疯疯癫癫的笑,想起了她幼稚天真的用娃娃音说花花,想起了她假小子的性格,还有那柔顺的短发。我常跟她为了一点小事笑到飙泪,笑到气都喘不过来。有时候上课,在下面传纸条一起说老师的坏话。有时候打打闹闹,互损人品,这,才是2B同桌,真正的同桌。



我还想起老师一发卷子,下课后,教室那些慌乱的背影,有些人甚至大吼着:“做完卷子的!给哥抄!”然后在抄答案的中途,那些欢声笑语,那些把答案给自己死党抄的同学。我仿佛也看见了课堂上,我们一起争论一道选择题的时候,老师满脸的笑意,好像是因为我们这么投入课堂而感到高兴。

不管我曾有多么讨厌那段日子,可我还是忘不了。

抚摸着那张毕业照,我累得快要睡去,可这个天又好热好热,热得我心里闷得慌,好想跟他们在一起玩,好想跟他们在一起笑,好想跟他们在一起闹。

那照片上的个个笑颜,可能会是我至今最美好的回忆了。至少,它们诠释了我们在小学的日子,诠释了我们曾一起生活过的日子,诠释了我们在一起哭,在一起闹,在一起加油奋斗的日子。

如今,我却再也体会不到那些日子了。不管我们是否在小学谈过恋爱,不管我们是否在小学暗恋过某人,那至少也是青涩的,纯粹的,无暇的。升入初中,我大概不会再碰到这种人了。因为我明白,在这个社会,每个人每天都在极速成长。

讲了那么多,突然好失落,竟然一切都是凭着我的记忆去想的。

可他们真的是记忆吗?真的只是一场记忆这么晃过了吗?真的只是记忆这么简单吗?

哎,突然好讨厌与生活了六年的兄弟姐妹们分别。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98 个赞
298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洛十三。
撰写者 洛十三。
共计写作文字 15.4k
我可以独自旅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