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清风不醉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06月01日 • 7分钟阅读
举报
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情,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另一件事,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你。

我该如何回忆你,带着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我等待了太久,以至于很多夜晚入睡以前,清晨醒来以后,意识迷蒙混沌之中,我虽惦念你,却无法清楚的想起你的脸。
可是,我总是能清晰的想起那个场景。清晨,在那个十字路口,你骑着黑红相间的赛车,穿着灰色的外套,披一身荣光,满面微笑的向我走来。那个时候怎么就那么巧,我路过那,你也路过那,不早不晚刚刚好。
或许那个时候,两情相悦的默契只是相视一笑那么简单。
年少的时候我们可以安排过多少偶然的相遇,所有青涩的心事不必诉之于口,一个眼神就都了解了。
多年之后,当我们再次偶遇,却在滚滚时光的洪流中消磨了这种默契。彼此客套的寒暄着,然后擦肩而过,脸上露出释然的微笑,却阻不了失望在心里盘踞生根。
最熟悉的陌生人,也莫过于此吧。


纵然,故事的结局没能如我们所愿;纵然,如今回想起来像一段无头无尾的断章。可是我们还是想留下些什么作为纪念,还是想给予彼此最真诚的的祝愿。
那个见证了最懵懂最青涩的我的少年,一直活在我的记忆里,尽管后来,我罕少将它翻出来晾晒,可是它依旧鲜活。还有那个义无反顾的傻女孩。
他们永远十六岁。

年少的时候,曾经故意伤害过自己。
白色的瓷片划在手背上的时候未曾觉得有多疼,如今想起,那天带着血的白色瓷片带着一个少女最幼稚也最单纯的情节。那天下午,大雨,撑着伞贴着创可贴的右手,少年的关切与叮嘱,还有我心底无声蔓延开的雀跃与满足。
如今,那条疤痕依旧在,只不过和身上很多意外留下的伤疤一样普通。没有人会问起它的缘由,亦不会有人因为它眼光柔和言语关切。
原来那个时候我便是如此的处心积虑,只为了期待你的顾盼流转。原来那个时候曾为了你如此的不爱惜自己,你待我本来就很好,而我,或许只不过奢望更多的温柔眷恋。
高中,在我们情感尚不明确的那年冬天,我日日早上和苦咖啡,心里的悲未曾对谁讲过。连日记里写的也只不过是一些劝慰自己的冠冕堂皇的言语。我最擅长的就是自欺欺人了。
那半年我有过很多期待。我希望放假你能陪我走走,我希望你平安夜能送我一个苹果,我希望我过生日能有你的祝福。可是,你没有。
那个元旦,我赶在喧闹落幕之前赶回宿舍,禁不住哭出来。我难过的不止是因为看了小腾的日记,是因为我心灰意冷,是因为心灰意冷可还是不死心的期待着。
我们之间不过是一个转身,几十阶台阶,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却是那么难跨越。给我希望的是你,让我绝望的也是你。
不论那个时候做过多少傻事,如今想起却是会让自己不自觉笑起来。可是我不愿把这一切称作一位青春期少女“为赋新词强说愁”,因为恋爱是会让人识得愁滋味的。
曾经愿为一人辜负全世界的我,如今走遍桑田却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人,空悲切!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年少的时候都以为忘记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彻底的割离。于是,夜里自己偷偷的把第一本写满了袅袅情思的日记烧掉;决口不提那个人;一起执手走过的地方再也不去,你送我的东西全部装进箱子里贴上胶带;诸如此类。
可是,所有的决心究竟抵不过一场辗转难眠。由是,连告别的聊天记录都一字不落的抄下来;在每个放假的下午一个人走回家,在心里上演一场气势如虹的告别或偶遇,途经那个篮球场听到篮球撞击地板的空洞声音,听到很多少年热烈而激情的呐喊便落下稀疏的泪来。因为那里面没有你,其实有没有你,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没有抬起头寻找的勇气。
不过,想来应该是没有的,可能那时的你同我一样,以为不见便能忘记。
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便陷在这样的矛盾自苦中,白白落下一心的不由己。
多年之后,当我真的放下那段感情,想起你曾说过的“是一种经历,一种成长”,我便宽恕了我自己的薄情遗忘。

我曾经羡慕那些树,因为它们把时光站成了永恒。
永远,这个词语,无论何时何地都有着令人心动的力量。如今听到谁说一句“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都会感触良久,更何况曾经年少不更事。
在一起的时候,你常说长大了以后怎样怎样,结婚了以后怎样怎样,老了以后怎样怎样。那些甜蜜的情话我已经记不清了,可是当时我一定是害羞又欢喜的。
每一段感情都需要死生挈阔做点缀。
经年之后,我们又会说:再深重的诺言也抵不过时光的消磨。
可是,每当我想起你说那些话时神采飞扬目光炯炯的样子,我都确信你那个时候是多么的真诚与郑重。你曾经那么认真的做出承诺,就如我曾经那么认真地相信并等待了多年。
所以,少年,我虽遗憾,但并不怨恨,只不过时间不对而已。

少年,当未明的期盼沉寂在苍白的嘴角;当痴心的等待在永恒的时光和不堪磨砺的自尊面前溃不成军;当我们嬉笑怒骂举杯共饮不再矜持不再闪躲。我就知道所谓回忆只能是回忆。
再也不要痴心妄想重新开始的可能,只是因为曾经太年轻,所以美好;因为是回忆,所以珍贵。
少年,你已远去,我还未老。
若清风不醉人,能饮一杯否?
只是,这次,无关风月。

文字由:凉凉凉~夏 投稿 版权归投稿人所有 转载请说明出处 违者必究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40 个赞
4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