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幸福一封情信.
死水流年丶
04月30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现在看看镜头里,你我白首相依的画面依然像年轻时那样登对,你的笑容仍像年轻时那样让我着迷,仍然像流年里的一朵浪花,只是容颜已老,风华易逝罢了,我依然可以在你满是褶皱的嘴角看出关于幸福的细枝末节,或者偶尔的倔强。你说话的声音苍白的像一个老太婆,而我也更像一个满脸沧桑的糟老头,没有了笔挺的脊梁,潇洒时髦的发型,也没有逗趣幽默流连百花的风流,我用粗糙的手指摩挲在你的掌纹上,那是我闭着眼都能描出的图样,就像家里的格局一样,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到茶几,电视,或者书房。你只是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没有表情,眼睛却泛起了光,你总是这样,即使年华致末,也不服沧桑。

掬一束芳华,站在阳光里,似乎你还是年轻时的模样,那嘴角,那指尖,那发梢,尽是诗,看你的笑像那年的夏花一样,从你指尖流下的光,是彩虹的霓裳,赤橙黄绿是流年的倒影,而

那时的你我却固执的握着手中的幸福,不曾理会纷飞的时光是如何带走青春的青蓝靛紫,时至今日,我们并未后悔流过的青春如白水一样清淡,也许因为你,我才能甘于清淡。我一直讨厌夏天,因为北方的夏天热的让人烦躁,我不喜欢那种被生活炙烤的感觉,而你却像那年的一夏清凉,让我难忘的是与你初见的模样,那个年纪的你举手投足都是诗,整个城市仿佛都印着你的笑颜,我也忘了,那个夏天我是怎么样的平静。我们的生活也无非就是逛街,操场,图书馆这样单调而又平淡的过着,就如你的性格一样,安静的像我掌中的稚兔,时而触摸着我的手指,引我一笑,轻抚你乖巧的头发,或者亲吻你的脸颊。

那些时间里,我们似乎从未争吵过,这也就是我不再厌烦夏天的原因了吧。多年以来,你依然喜欢在院里植一株杨花,你说喜欢它飘洒的样子,我却知道,你是喜欢挽着我的手臂在杨花飘零时在杨花树下走过,如小说中那样美妙的情境,哪怕现在已经步履蹒跚,背影蹉跎,你依旧会为之感动。你总善于发现生活中色彩,哪怕只是行人背包上随意搭配的丝巾,都能被你看做她对生活的热爱。你的感性也令我为之着迷的,善于感动的女人总会显得特别温柔,至少我觉得你的感性和我的木讷是极好的相融,其实我一直知道,那只是我为对你的喜欢找的借口,而爱情不就是用这样一个又一个冠冕的借口维系的么,如果你在对方身上已经找不到让你心动的理由,那你又怎么会陪她走过时光,走到你们说好的天涯海角。

你指上的银环和我的一起才值八十块,那时你拿来要给我戴上,我说不要,我不喜欢这样太过形式的东西,你却笑着说我不是要效仿别人,我只是怕你丢掉。我装作勉为其难的戴在无名指上,心里却已经感动到不行,我想这样一个怕我消失的女子,必将同我终老,我是个木讷的人,不懂的用语言去表达心里的情感,就像我从不说爱你一样,我不愿把那一句句的爱说在光华风逝的流年里,因为我怕它的无情终将把你带走,怕你的笑颜淡漠在我的视线里,或有些杞人忧天的情愫,但我至少把欠你的甜言蜜语写在了每个杨花落尽的季节里。

我曾说过要为你开一家蛋糕店,而生活难免不如意,想要给你的东西太多太多,总会有一个落空的誓言。你总是喜欢在阳光慵懒的午后在对面的蛋糕店里点上一份绿茶蛋糕,你喜欢那种清新淡雅的味道,你说那才是生活的味道,我也偷偷的学着糕点师的模样为你做了一块绿茶蛋糕,想要在你回家的时候给你一个惊喜,也怪我太过笨拙,好好的绿茶蛋糕在我手里就显得的那么狼狈,我有点失望,而你却是幸福的笑着说味道很好,然后我也笑了,也许真正的幸福也无非就是两个人能够这样默契的会心一笑,那蛋糕的味道,或者模样其实并不重要,再或者那也只是为了博你一笑的噱头,毕竟你的开心在我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我喜欢将生活中的点滴感动写在纸上,起初只是为了用最美的文字博你欢心,而后来却渐渐成了习惯,习惯把你的微笑用阳光代替,习惯将你放在春暖花香的季节里,习惯把我的手指埋进你的长发里,习惯每一个充满暧昧的晚安和问早,习惯... ...  而因你所起的习惯还不只这一个,慢慢,我在生活里变成了你,你也渐渐变成了我的模样。

其实幸福也无非这样简单,并没有冗杂的条框,更没有那些世俗观念,只是我愿意用我的青春带你走过许多的路,陪你闯过流年的风,或者同你一起穿越阳光。也许我终生不能体会那种磅礴的爱情,或浪漫,或激昂的情节,或华贵,或富丽的婚礼,但我始终觉得幸福,从青春到迟暮的贯彻着,我想这便是我所拥有的幸福,如流经岁月一般平淡,安详。

我把这封情信寄莺雀的羽毛上,同你一起将他放飞在夕阳的光晕里,看它飞过流年,看它穿过光霞,看它落在杨花枝头。我只想这封情信附上我从未说过的那句爱你,我只想着,你我将眠,而幸福可以续篇。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90 个赞
9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