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种爱,是你说的唯一。
沫凉
沫凉
07月29日 • 11分钟阅读
举报
每一个女人都想要一个唯一。

唯一的礼物;唯一的笑容;唯一的温柔;

唯一的情侣对杯,情侣衫,情侣挂坠,情侣戒;

后来,我们开始不满足,连对方的眼里都希望只看得见唯一的自己。

只是,你要的唯一,是怎样的一种爱意?
壹;

有人在吵架。凄凉的独角戏。

宿舍后面一栋楼里,一个女人在歇斯底里的哭泣,蓦然的安静后,是一阵咆哮,对着一个漠然的手机,手机里的男音断断续续的解释,却无法抚平她心里的惶

恐。三字经和出口成章是她的个性,那之前,男人总会说她够个性,而如今,这也成了其中之一的缺点。

他们吵架了,一怒之下,男人去找了女人的一位好友,两人相携去了酒店。电话挂断。“嘟嘟嘟”的回响。空寂,灼人。

操起手机,打给了那个女人,前几天还笑嘻嘻对着男人交代要好好照顾她的女人。而此刻电话里传来的是冰冷的空气。所有的一切像是一场梦境。

她暴跳如雷的对着手机一阵狂吼,却仍旧激不起任何的波澜。直至末尾,听闻女声响起:“既然,他不爱你了,你就放手吧,他值得更好的女人。”之后是一阵长鸣,而后静寂。

你他妈的,明知道我们只是在气头上!你凭什么说他不爱我,就不爱我了!

她气恼的将手机摔向地板换来了四分五裂的结局。
贰;

那只有着黄蓝眼眸的白猫。

它有着全世界最凛冽的气质,像一个王者般不可一世。让每一个看见它的人,忍不住靠近,却望见它靠近之后,蓦然怯步,甚至,狼狈逃离。

我时常看见它慵懒的沐浴在阳光里,像个孩子贪婪的吸允着蓬勃的气息。我也时常看见它清冽的眼神,静静的看着每一个路过它身边的人。它最近当了妈妈,防范心似乎降了,有时看也不看路人一眼,只一味拥着孩子,温柔似水的眸子觑着。

楼里的居民都很好心,总会将每日的残羹剩饭装在碗里,放在它们经常憩息的地方,供它们健康成长。我几次欲复制如此,却恍然,两手空空,没有一丝海水的气息,难怪,不理我。

每一日的路过,习惯掐着喉咙,学着猫叫,有时也会换来一两声回应,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言。便满足笑了。

我想,我们也算是朋友。
叁;

他带他的女友过来度假,短短数日,爱上了隔壁的单身小姐,于是毅然决定和女友分手,让她一人憔悴回家。

他说,他一定会追到她。她说,喜新厌旧的人,做不了她心里的唯一。那个被甩开有着温润恬淡气质的女孩,勉强的扯开嘴角,这样也好,后悔趁早,免得以后想忘忘不掉。只是,相处的日子太多,她需要一些时间去将桎梏松掉。

我不知道,他们后来如何。也许,他是真的爱上了那个有着冷艳气质的小姐;也许,他只是不甘心被一再无视的心情;也许,他对那位温润如玉的女孩,没有那么喜爱。

但是,我知道,那位温润恬淡的女孩,会有另一个值得的人在等待。

虽然,我也不懂,那个冷艳气质的小姐,所说的唯一是因为男人前面有了太多女人,还是只是她纯粹的想法。
肆;

二十四小时蝉鸣。脱壳。死亡。



知了在开启夏季的帷幕之后,昼夜不停的尖叫。深夜里的喧嚣,像一首夏日的催眠曲,带着难以言喻的宁静。树木群里,马路上,接二连三开始遇见知了脱壳之后的肢体。

我想,经过那么漫长的一个世纪,它们终于去到那个期待已久的天堂里。
伍;

相亲的爱情。

之前,我总是说,婚姻与爱情无关。在看过那么多人通过相亲而走在一起之后,我总说,等到时候到了,也去找个人,不一定我爱他会他喜欢我。只要所有人都乐见其成,那么就嫁吧。

后来,我突然发现,在婚姻里,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而生活里的柴米油盐太多,所以顾及的时间太少。以至于,我们都没有时间去想象,关于爱情和婚姻,到底哪一个比较好,比较牢。

可,我也不得不说,在生活的磨练里,在每一日的柴米油盐浸泡中,两颗心总会走进,即使没有人说明,也没有人看破。但,那颗热腾腾的心,一直在朝气蓬勃的跳动着,为了你,为了这个家。
陆;

上一辈人的爱情。

关于我们,关于我们父辈。我们总是捉摸不透上一辈人的爱情。明明一切显得那么不公平,为什么总是一味的忍耐到今。

那时候,他们都还在过着艰苦的日子,过着有干活才有饭吃的日子。那时候的他们都是经过热心人介绍相识的人,羞怯和质朴在他们脸上跳跃。那时候的他们,一起分享每一份的收获和汗水,每一分甘苦,每一分喜悦。他们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也许,还是经常吵架,也许会闹别扭,也许有时甚至无话可说。就这样呆坐在只有两个人的客厅里,看着电视机里的人欢笑哭泣,或有时电话铃声响起,一起朝电话机扑去。那个时候,孩子成了他们的唯一。

只是,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也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得彼此。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大半辈子,有太多的感情,忘不掉。架一样照吵,可他们说这是他们相处的特别方式。因为了解的太多,所以话也跟着减少,只能吹毛求疵的找个别扭的理由吼叫。

他们都知道,未来还有很多日子。儿女们开始往外跑,还有更长的时光,两个老头老太需要自己呆在一起混时光。他们不会去回忆以往,只会一直细数着儿女在过去的成长里,出过的糗事。可,就连这些,也是需要儿女在身边陪着,才有氛围。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不懂得他们之间的爱情。但是,我却知道,这个世界上,他们的爱情是最朴实无华,最珍贵的。
柒;

瓜熟蒂落。

鼓浪屿岛上,栽种着许多果树,枇杷,桑树,芒果,龙眼,荔枝。最近,隔壁的大芒果树上结满了熟透的芒果,风儿轻轻吹,“咚”一声,壮烈成仁。丰满的果汁绽开。提着小麻袋,一个一个捡着。满满的一袋,拖着带回来。

是因为最近的雨水充沛,所以,果汁都显得酸甜得当。一口气总可以吃的好多。只是本土的芒果,肉终究还是太少,所以,总是吃了一嘴的丝,塞在牙缝里,无处可逃。

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湖滨南路那里的芒果也熟透了,只是,有人拿着竹竿去捣,弄了一地的枝叶,被批报。而我就觉得鼓浪屿是那么好。这么好的果子,等到瓜熟蒂落也没有多少人去找。

也许,不稀罕。也许...管他的。反正,有的吃就好。
捌;

你说,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多,却总有人觉得不够。千挑万选,莺莺燕燕,却还是觉得不够。你说,你不想去相信爱情。可是,你是否听见心里的声音?它的那么薄弱瘦小,经不起耐心下的蹉跎。

你没有你以为的冷漠,也做不到你想的结果。你总是在徘徊,也总是在期待。可是,亲爱的姑娘,很多时候,你先期待了,就代表你沦陷了。如果你沦陷了,那么就别去懊恼和后悔吧。就这样顺其自然走下去,不好吗?为什么,总是贪心的想要更多呢?

你说你不想去受折磨,但是,你面对自己的心的时候,你摸着那片温热,你真的是你说的那样在想着?那你又为什么惆怅,又为什么不快乐?你是不是忘了,你曾经说过的。
玖;

多情的人你要什么唯一。

前几日,老板一个从广州来的朋友,是个有着肥肥啤酒肚的先生,五十左右的岁数,带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和前几个月来的不一样,有着不同的香水味。诚然一切如此新鲜,却也并不是未曾遇见过。只是,很多时候的不解已逐渐转换成无谓。

我似乎听谁说过,那些人里有许多人是相信自己的个人魅力,以为时间久了,爱恋也会增多。却不曾细想过,这些人里,他们的爱情早已撕裂在过去的时光里。再也找不回任何的碎片,拼凑过往。

只是,那么多情多爱的人,你想要夺回什么样的唯一?
拾;

我不知道我希望的是什么样的爱情。也许是一份坚定不移的信念;也许是一个温润恬淡的少年;也许是一段安逸平静的岁月。但,不管是为了什么,那些都不重要了。

你呢?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52 个赞
252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沫凉
撰写者 沫凉
共计写作文字 31.6k
淡漠,安然,寡情,是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