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夜曲,伴我失眠
bernice'暖被
03月05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总有一些夜晚无法入眠,或者,总有一些夜晚从睡梦中惊醒,然后睁着眼睛任由眼泪从眼角滑入发际,想说些什么,却只能大口喘气。这样的夜晚,是希望有一个人在我身旁的,听我诉说,梦里遇见了什么。

梦里遇见的是六月的天飘着十二月的雪,是冰天,是雪地,是被放逐到了遥远的地方无法回。无法说,不能说。不能在你们梦里是漫天暖阳的时候,把我梦里的冰冷带给你们。所以,只能听那曲夜半小夜曲。

听着它,慢慢回忆,那些美好的从前。

想,四岁的时候,蹲守在妈妈身边,看妈妈洗衣,觉得泡泡是个无比神奇的东西,和着衣服越搓越多,所以神勇地挽起衣袖,想要自己搓出一个世界的泡泡。

可手被妈妈打掉,她说“不许胡闹”,小时候最怕妈妈了,只能嘟哝着嘴巴在旁边看着,妈妈被我的样子逗笑了,拿了钱打发我去买可乐罐(小时候那种被可乐罐造型的瓶子装着的糖),把吃完了的可乐罐瓶子放在一个茶盘里,欢快的跑去告诉妈妈“妈妈,妈妈,我的可乐罐已经有一百多个啦!”,然后继续在妈妈旁边蹲守着。

想,八岁的时候,寄住在外婆家,时时盼,天天盼,年年盼,妈妈可以回来看我,握着妈妈离开时给我的玉佩,在心头不住祈祷,仿佛抓住它就能抓住妈妈的归期。

后来,妈妈终于回来,给我带来了一条配有白帽子的花格子连衣裙,妈妈说“裙子给你,帽子归我。”,虽然心里遗憾裙子不完整,可妈妈来了,谁还管那么多呢?于是,和带着儿童帽的妈妈在小县城里到处游走,着实洋气了一番。心里的快乐就像鸣笛飞驰的绿皮火车,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妈妈回来了。

想,十二岁的时候,和爸爸生活在一起,爸爸生意忙碌,打电话给闹了好几年离婚的妈妈,叫她回家,妈妈说“你把木子照顾好,我过段时间才回来。”于是天天扳着时间数,一天,两天,三四五天,嗯,在过不多久妈妈就回来了。

妈妈回来那天,提着很多行李,我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真好,妈妈要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了,爸爸妈妈不会再闹离婚了。可是,婚姻这件事,是我所不能理解的,妈妈说“木子,我要走,我不能忍受和你爸爸一起生活。等我回来接你。”,她亲吻我的脸颊,抚摸我的头发,留下的只有一个承诺,单纯如我,心中充满希望地守了好几年。

想,十六岁的时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有心中暗恋的人,有守护在身边的爸爸妈妈。

妈妈会在清晨叫我起床,她说“猴儿,快点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妈妈会旁敲侧击的问“你有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吗?”,然后在我错愕不知道如何回答时,作恍然大悟状“哦,是金基范那种类型对不对?”。妈妈会自己夸赞她的厨艺“我做的这个菜,是好吃得不得了,不得了,不得了哦。”。

想,二十岁的今天,妈妈早已离开人世,可还有你们陪在身边,一切都依旧美好。一定是,妈妈在天上交代了上帝“你要让我家木子就算没有我也能快乐的活下去。”。因为她是一个强大的人啊,威胁上帝那种事她一定会干的呵。

因为,梦里是她。





放心,我只是不能习惯,梦里面预见被放逐出她的世界,很远很远。

那曲夜半小夜曲,会伴我失眠,就算是没有她的世界,也是有你们的世界。我会在你们都作着美梦的夜半,听着小夜曲,想着她,直到天亮。

然后第二天清晨,伸个懒腰,告诉你们,昨晚,我睡得很好。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14 个赞
214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bernice'暖被
撰写者 bernice'暖被
共计写作文字 23.7k
让我降落,在你心中,在你身旁,为你暖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