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光是个美人
沫小寂
沫小寂
07月07日 • 2分钟阅读
举报
这本是不该怀旧的年龄,可是我学不会遗忘。有些东西烙得太深,一碰就会疼。日日夜夜的撕扯,只是不甘,或者还带着点小寂寞。 有时候会相信宿命。相信人与人的相遇都是已经安排好了的,我们只需要按照出场次序上场,笑笑后说,哦,原来你已在这里。

我望风披靡的回忆,貌似一路高歌,扬帆前进。可是,这草木皆兵,黔驴技穷的年代,还有什么能够坚强的泰然处之这涔涔的回忆?

鞭长莫及,是一种叫做回忆的东西。
就像是追忆往事的后人,永远脱离不了一个名叫"想当初"的枷锁.或许过几年我们就会忘了现在喜欢的人或物,就会把曾经关于它的收集渐渐堆放进地下车库,再也不会听着他的名字激动,也不再理解那些正在尖叫的人.我们像游戏结束时的那只飞虫,被安静的阳光晒的懒洋洋的,此前风云汹涌都与己无关,把所有传说都留给后人们去传诵。

当距离足够远到不在乎,便不会有伤害,或许伤害了也不会在心口留下痕迹。

我最动容的不是全世界都喜欢我,而是当全世界都抛弃我的时候你依然坚定地要我。

多么想答应你,和你一起去西藏,去世界的每个角落,去所有美好的地方。可我的旅途还没启程,已成定局。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在不知名的城市回头,看到了刹那间满星空的烟火轰鸣,我奔跑在星空下,跑到世界的尽头,眩目的烟花在头顶又轰地一声绽开一朵,照亮了世间的繁华喧嚣,照亮彼此眼里的笑颜,如烟火般明媚地生出春光。

你曾说,旧时光是个美人,比你我都美。


11718225222bda287cl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69 个赞
6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沫小寂
撰写者 沫小寂
共计写作文字 358.5k
命里有时终须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