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长发齐腰时。
死水流年丶
03月23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北街一个安静的小餐馆,那里的早餐味美量足,大多上班族都喜欢在这里享受清晨的时光,偶尔有三三两两匆匆的过客赶上最早的一班公车。与她偶然碰面并没有太多的情节,既没有当初的悸动,也没有分手后的尴尬。

我们只是轻轻点头,然后恭敬的坐在同一张桌上,我替她端来早茶,她帮我摆好碗筷。我们的聊天以一个久违的笑容开场。EX,别来无恙吧。

我们的聊天并没有任何冷场或者太多顾忌,如那年初见时一样工整的对话模式,聊我的工作,谈她的父母,没了一丝的暧昧只是平淡如水的寒暄,倒也觉得清淡许多。也许,浓情过后最好的收场也不过如此吧,彼此可以坦诚相见,如萍水相逢的友人一样谈天。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问及对方的情感问题,也许到了这个年龄,大都已经成家了吧。

早茶的时光总是惬意却又短暂的,也正如我们的这次偶遇一样草草收场。对不起,我先生在外面等我,我先走了。恩,好的,有空再聊。走出早茶店,仰头看到初升的太阳,绯红如缎子一般,温和的阳光将整个世界都照的暖了起来,我闭眼深深呼吸晨曦的芬芳,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上班的地方距离这间早茶店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公车司机娴熟的技术让我昏昏欲睡,侧过身子靠在窗边, 看着道旁的白杨比起那年更加挺拔了,但依然是葱葱的绿叶。在我的记忆里,

在她家大院外也有这样一棵老白杨,她是个文雅静美的女子。就如我顶着蓬乱的睡发莽撞的扎进她的邻座一样,我也就这样莽撞的闯入了她的生活,那时她坐在窗边,我是个顽劣的学生,上课开小差,下课闹天宫,早课时一个偶然间的侧目,我发现沐在阳光下的她的脸孔,静美如水,窗外树木的影子轻轻拂过她的眉梢,清晨温淡的阳光精巧的描出她的轮廓,仿佛透着晶莹的光,我想我的春天是不是来了。

后来在我死皮赖脸的追求下,她妥协了。那以后我似乎变了一个人,不再喜欢吵闹,不再跟那些朋友厮混。我享受上课的美好时光,享受让她偶尔闯进我余光的那一瞬间,享受她在阳光下认真的模样。课罢,我就安静的陪她回家,在她家大院旁有一棵老树,奇异的树根裸露在风霜里,我们就在那里谈天说地,或者听她念诗。那时的我是个喜欢幻想,喜欢遥望的少年,我们在老树奇曲的根茎上刻下一世的字样,以为这样你就会永远在我身旁。

而天真的我还不懂得。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包括你曾经认为植入骨血的爱情。那年的七月是我们最后一个相偎相依的夏天。九月,她就去了南方的大城市求学,而我却因为贪玩的性格理所应当的落了榜,留在本地的一家广告公司学习起了广告设计。我们就这样电话,短信维持着我们的甜蜜,你说,你想要留长发,以前因为学校管得严不让留,现在突然想试试长发的感觉。我幻想着你穿着白裙,散着长发任微风吹过你的发梢,如仙女一般不沾染尘埃的站在那棵老树下等我拥抱的样子,我想,我们的爱情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永远纯净切不染尘埃。你说等到你头发长了,你就会回来找我,你要用最美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而这个期约却也是我们走向分别的开始,我却浑然不知。

终因为异地的关系,我们所有的誓言都被距离打的支离破碎。而在看到你分手短信的一刻我也被这意想不到的现实打的魂不附体。简单的字句平淡如水般的叙述着我们已经分手的事实,而刺在我心里却是如灵魂从肉体撕扯出来的痛。那以后,我写了许多伤感的故事,听了几首撕心裂肺的情歌,喝了各种辛辣刺骨的烈酒,流了几次冰凉的眼泪。我将自己封闭,不接电话,不回信息,甚至不与任何人有一丝一毫的接触。我做自己的事,走自己的路,听自己的眼泪摔在惨白的月光下烂的细碎。

习惯,时间让我将过去渐渐放淡,包括曾经的执迷和依赖。我不再借助酒精挨过难眠的夜,不再依赖咖啡熬过一个又一个嘈杂的白天。我渐渐喜欢了安静,喜欢在喧闹的街头,戴上耳机将昼夜循环的喧嚣隔在我的世界之外。深深呼吸,我的世界就是这样孤独且充满回忆。

多年以后,我依然时常去看看刻在那棵老树上的‘一世’,会在微笑时想起你为我念过的诗,会怀着对你的挂念努力生活,会记得曾幻想你长发齐腰身着婚纱美若天使的模样,虽然现在你的身旁已经不是我,我依然会为长发飘飘的你而感动流泪。祝你幸福,愿我.....也幸福。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36 个赞
36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