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谁的花儿
沫小寂
沫小寂
07月14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你说这个假期不知道做什么好,没有了他的陪伴,你有些彷徨。以前可以天天晚上盼着他的电话,盼着周末与他的相聚。你曾经那样依赖过他。

新的爱情在对你招手,可你犹豫着,是否会再受到伤害。“我不敢相信爱情了。”你说。

“我怕再为一个人改变那么多,付出那么多,最后还是伤心。”你有些寂寞又不甘寂寞。于是你希望下一个他无条件爱你,而你可进可退。于是你答应了他的邀约去看电影、去吃饭,却又对他说,啊我不确定,我们先做朋友。你知道这个他喜欢你,你也知道自己最后不会选他做男友,和他吃饭只是因为他肯陪你。

我能说什么呢,你自私?这样的自私大多数的人都会有,那男生未尝不知道你的心思,他陪伴你的时候未必不幸福。而且,难说你将来是不是会被感动。

对你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可是对你的态度,我还是想多说两句。

我想跟你说:你这样下去,大概还是不能把自己找回来,如果你还是依赖着别人的围绕和爱护。

妹妹,你的境地,我明白。

可,妹妹,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伤害?

“什么是天作之合?什么是不太合适?”K这首歌的时候你开始大哭。

“我怎么做,才能让他喜欢我,不离开我?”这是困扰了你半年的疑问。以前那个他说他喜欢白衣白裤的女孩子,你就不再穿你钟爱的牛仔;他说不喜欢你关心得他太紧,于是你会踌躇一晚才把写好的短信发给他;他说你那么多的异性朋友让他担心,于是你渐渐不去聚会。

你做的事情如果有他的称赞,你会觉得棒极了。如果他觉得你穿的红格子裙子是一团抹布,即使那曾经是你的最爱,你都会觉得尴尬极了,回家就把裙子塞到了衣橱的最深处。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那样美好,想对他好,想让他开心,想自己变得更好。你的世界里只有他,你的标准也是他。这很难避免,的确。

你本来是个到处乱跑,开心起来蹦蹦跳跳、哈哈大笑的女孩子。后来你留长了头发,白衣白裤,的确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淑女。可,你不快乐。在努力去接近他的标准的时候,你渐渐不是你自己。你很努力、很努力地要成为他要的那个样子,可是最后他说,我们还是不合适。

妹妹,你可知道,你失去自己的时候,你也就失去了他。

妹妹,你不是谁的花儿。

做花儿是容易的。谁都想被人揣在手心,轻易地得到赞美、宠爱。可做花儿风险太大,你得开出他要的花来。

你忘记对他说:我不是谁的花儿,如我所是,爱我。

你不是谁的花儿。你做自己的时候,才是最美的,最有吸引力的。散发的光彩,才会吸引到那些真正欣赏你的男孩。

不要惧怕爱,如果你有了自己,就不会随意被人左右生活,不会迷恋自己不需要的围绕,不会因空虚而在意身边有无陪伴。恋爱或者不恋爱,这个他或者那个他,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你要寻着属于自己的丰盛。做一棵树,你会有妩媚的花,可没有人可以主宰你的盛开。

当然,爱是最好的养分,可如果一时没有,你依然年年有风景。当你想为了某一个人盛放的时候,整个春天都会来临。

他宠你如花,敬你如树。如你所是,爱你。

这个假期,好好玩。爱出去跑就出去跑,晒黑了又怎样,你开心就好。
11218491903ad3eecfl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80 个赞
8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沫小寂
撰写者 沫小寂
共计写作文字 358.5k
命里有时终须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