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年华
念小瑾°
念小瑾°
11月04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回不到最初的年华]

一直在都在想,以前的自己。一直都在梦,以前自己的模样…
偶尔,还是会去翻看一些微微泛黄的东西,感慨犹如泛白的昨天。怎奈时过境迁,何来昨天。当新的一轮篝红冉冉升起,又是新的一天…

曾经,有人问过:爱情,亲情,友情在你心目中排第几?也是曾经,我毫不犹豫地告诉她们,友情第一,亲情第二,爱情第三。那个年纪,单纯的不可一是,没有所谓的顾忌,过多的冗念。

大一那年,也有人问同样的问题,我的答案却是:它们都很重要,但没有物质为前提的一切都是空气,所以,首先得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掺杂了些许的杂念,有了顾虑,明显不似昔日那份简单。

同样的问题,放在现在,又是另一种答案。已不止是顾虑那么简单,又多了一层牵绊,或者更多。
1
短短几年,却恍若隔世。不得不为人性的这种善变感到悲哀,奈何本能这种东西又岂是屈屈一个小我就能扭转。同样的问题终是被岁月的无情所摧残。其实,很多时候,现在的答案都无法满足自己,恰恰最合适的答案停留在从前。终究是回不去了…

当同样的问题开了枝,散了叶,却结出了异样的果实。当以前的想法愈发久远甚至变得陌生,我不敢想,若干年后的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岁月又会塑造一个怎样的附属品……现在还可以想想以前的自己,数十年过去,是否还能够想起如今的这个自己…

多少次,失去信心,想起曾经那个义愤填膺的自己;多少次,从颓废中看清自己又沉下身去;多少次,埋怨自己却变得身不由己…久而久之,灌注了一个麻木的形体,一个岁月的附属品…
也是许多年前…

我对别人说,最想去的地方是拉萨,最想看的花是格桑花,最想做的事是写自己的东西…等等。或许,多年后,我会对别人说,我最想要的仅仅是一个温暖的家和一个健康的群体。不关乎时间和地点,所有的想都在模棱两可中并存…

[等不到盛开的繁华]
十年前,我说,我会等,等一个属于自己的爱情。
那一年,我说,我会等,一直等,即使明天没有黎明。
那一天,我说,还能等,还想等,只是岁月已不容我去等…
等不到的繁花,依旧璀璨夺目。等不到的繁华,却早已落了帷幕…
回不到最初的年华,等不到盛开的繁华…

634
[夜,未央;心,已凉。]
再深的记忆停错了时间弥留的自然也就不再是怀念。
望着寂寥的夜空,久久无法入眠。漆黑的帷幕遮住了数以万计的睡眼,却终究无法将零星的空洞释怀。有的人已在梦里,而有的人却在… 茫然空洞张望…黯然神伤。 我不是想证明自己还活着,而是想说明此时正在伤怀。 真的很想睡,可根本无法入睡……
塞上耳塞,把声音开到最大。 可是,听着听着……心里平添了几分零乱。 一首歌,一段流离。 想起一些人,一些事。 那么清晰… 那么熟悉…不愿离去,带走繁华。于是藏不住悲伤…
曾几何时,对自己说:从此,我是风,不是萍,韧如磐石的痴情已散尽天涯,陌路重生。
却忘了…
风非屏,怎懂涟漪过后独处的寂静;屏非风,怎奈茕茕而起过后接踵而来的萧瑟凄冷…
更何况,都已是曾经。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63 个赞
63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念小瑾°
撰写者 念小瑾°
共计写作文字 2,248.9k
时光不比人,它脆弱,它禁不起来来回回的辜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