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爱情不是理想
一棵小树2
一棵小树2
05月11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甜蜜蜜》—爱情不是理想
老电影对我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就像三十年代周旋轻灵的声音,八十年代邓丽君的靡靡之音,透过年代久远的那头,飘到时代的这头,依然是那么具有感染力。

《甜蜜蜜》,一个九年的爱情故事。1986年,黎小军和李翘怀着各自不同的理想来到香港,又因为理想的各异而分道扬镳。不知道是命运的捉弄,还是缘分的巧合,1995年,他们在纽约唐人街一家商店的橱窗前,一起听着邓丽君去世的消息和那首似乎久违了但又依然熟悉的《甜蜜蜜》。
我想起了我每次坐火车回家,拿着票走进候车厅,然后检票进站,急匆匆的奔向属于我车次的火车。我没有尝试过赶不上火车时的心情,我想那一定很失落很懊悔。很多东西在我们面前稍纵即逝,疾驰的火车,闪烁的流星,娇艳的花朵,美丽的容颜还有那捉摸不定的缘分。其实缘分就像赶火车一样,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恰当的人物,恰当的赶上了,你和你的他因为一次偶然的邂逅而注定了终身。相反如果错过了,即便是重新签票,那火车已经走了,时间变了,站台变了,人物变了,心境变了就什么都变了。火车的终点似乎一样,人生的终点却差之千里。
黎小军和李翘乘着同一辆火车来到香港,因为各自的理想背道而行,又因为孤独无依成了彼此寄托的朋友,精神的寄托,肉体的寄托。我想这世界上除了爱情,亲情,友情,应该还有第四种感情,那就是可以做爱的朋友,明知道两个人目标不同,理想不同,不会在一起,却依然依偎在对方的怀里,也许性不仅仅是爱情的升华,也会是孤离状态下的依靠,慰藉甚至是安全感。


黎小军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娶了家乡的小婷做妻子,李翘也嫁给了黑社会的豹哥,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香港人,过上了不必为生计而奔波的阔太太。理想实现了,故事似乎也该结束了,不巧的是为追求理想而被两人一直漠视的爱情这时却从二人的心底浮现了出来。原来他们早已相爱,爱情真是一个又脆弱又坚强的东西,它可以无情的被现实湮没,也可以在面对现实后显示出执着的力量。它可以被追求理想而轻易放弃,也可以让人经历着相思煎熬却依然苦苦等待。九年,他们在绕了一圈后终于回到了感情的原点,《甜蜜蜜》把他们重新带回了九年前她坐在他单车后面的那一瞬间,那一瞬间他们正唱着《甜蜜蜜》。九年,物是人非,似乎什么都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在相恋的爱人眼中,一直追随的是对方的背影,一直怀念的是那份无法忘却的情怀,一直停留在最美的瞬间。感情没变,时间又奈何。如果到古稀之年,他们依旧保留着那份真挚的爱情,那么她依然是那个坐在单车后面的李翘,他依然是那个骑着单车的黎小军。
小婷发现了小军与李翘的事情后问他:“为什么要娶我?”
小军回答:“那是我的理想”。
爱情是理想吗?它其实是很顺其自然的事情,而我们总会给它赋予太长远的意义,总会给它施以太多的承诺。承诺多了,日子久了,恋人们会真以为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设想了太多未来美好的蓝图,构思了太多未来美好的生活。她在一遍遍想着结婚时要穿什么颜色的婚纱,生的小孩叫什么名字。他也在一遍遍的想着买一栋别墅,买一辆汽车,娶她做妻子。他们彼此成了对方的理想,等到理想真的实现的那一刹那,也许真会如同小军和小婷那样,已经完全不适合对方。爱情不是理想,它就是很单纯的东西,也是最不确定的东西,不要给它太多的压力,不要给自己太多盲目的动力,它没有未来,它的未来是我们一厢情愿设想的,那不真实。它只有现在,从这个现在到下一个现在,每一个现在都需要我们踏踏实实,全心全意对待,不要多想,不要妄想。
有人说爱情是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有的人一分钟就可以体会爱情的真谛,有的人一辈子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我问过我妈,她说她不懂爱情,结婚之前为了父母,结婚之后为了孩子。在她看来婚姻是一个必须要完成的功课,与爱情无关。原来没有爱情,她照样可以相夫教子,可以开心的生活。是不是我们都错了,理想可以崇高,生命可以崇高,而爱情原本没那么崇高。

文字由:徽徽 投稿 版权归投稿人所有 转载请说明出处 违者必究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50 个赞
5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一棵小树2
撰写者 一棵小树2
共计写作文字 980.2k
喜欢旅行,分享风景;喜欢你,分享心情;喜欢分享,因为你的存在,番茄派分享着记忆的斑斓色彩,让快乐就那么简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