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恋观
_谨若.
_谨若.
08月15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有一次课上,龚鹏程教授说起了一个关于女人权利的故事,举了一个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大致是一男子在车上看到一个美人,莫名心动,他一直盯着那女子看,女子对他礼貌浅笑,后来又一次遇见,男子终于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冲上去吻了她,而被女子告上了法庭,而女子的律师正是她的相好,两人偷偷摸摸卿卿我我(在那个社会亦是不允许的),法律却狠狠得惩罚了那个只吻了她一下的男子。

龚教授说,男生们,你们以为真的可以追到女孩子么?

是女孩子让你去追求她,你才能追到她;如果女孩子没有暗示、默认和认可,你就是把自己玩死也动不了她的。这就叫女人的天然权利,我们的法律一直都是隐含地保护着女人的这项天然权利。

这部分,可以很好地陈述我对恋爱的认识。

后面,我谈谈对婚姻的认识。我奶奶说,他们那代人结婚,都是为了一个生计。一个姑娘,如果不嫁人就活不下去,所以只要在一起能活下去,就可以在一起,生多少孩子,也都能养活,精力全在孩子和吃的问题上。那一代人,如今差不多都是家庭完整,子孙满堂。

我父辈一代的婚姻,是家长介绍与自由恋爱的混合,但我的父母、舅舅、伯伯、姑姑都是疯狂恋爱,誓死不离,而后火急火燎地结婚,一结婚就后悔,然后是无穷无尽地磕磕碰碰,恩恩爱爱,更多的精力也全放在营生和孩子身上。那一代人也有很多在改革大潮中外出闯世界的,异地分居,灯红酒绿,世界、价值颠覆得剧烈,所以很多家庭都拆散了。还有,小时候没见过市面,没有多谈几场恋爱,婚后架不住诱惑,出轨散巢的也很多。身边那些拆散了的家庭,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们的朋友里,很少有家庭分裂的。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剩男剩女,晚婚晚育了。以前校内上看到《爱情是一场精确配比的游戏》里面也论证到这个问题,大约是可参照、可比较、可诱惑、可等待的备选太多,琳琅满目,选择自然很犹豫,自然喜新厌旧,而在旧时代,可选的少,便懂得珍惜,好比一个物件,往往是,被如饥似渴地买回来,又爱不释手的把玩,小心翼翼地使用,用坏了好好地修理。

三代看下来,个人的自由、幸福、发展、快乐是越来越多的,但这是以牺牲家庭、孩子为代价的。老一代的人,自己受再大的委屈、甚至屈辱,也会无条件地想到家庭和孩子,他们会想,孩子将来不能没有家啊,将来姑娘嫁人,儿子娶媳妇,这边不能是零零碎碎破破烂烂的呀。离婚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就是丧偶了再嫁再娶,也会好好掂量,在新的家庭里,自己的孩子往哪里搁。但现在的人,往往会这么说,我为什么要为了孩子,耽误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况且单亲、重组的家庭养出来的孩子就不健康么?与其貌合神离,还不如一散两欢!多么振振有词啊,当你把自己放在价值考虑的首席时,你还能有什么错呢,父母离异的孩子又不会告诉他们的父母说,我想放假的时候有个稳定的地方呆着,有另一个叔叔或者另一个阿姨的家里,自己总要处处小心,不能像在父母的怀里那样任性的撒娇,她可以装作很坚强,可以鄙视黏父母的孩子,但是无一例外的,当他们长大后,他们一定想组成一个特别温馨稳定的家庭,永不离婚,永远为孩子守一个团圆的家,这个你总能明白吧。



我们曾经有一个朋友,背着发妻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大办婚礼之后,才回头办得离婚,带着新老婆去香港又生女儿又生儿子,有一次,他跟我父亲说,“我这一辈子绝不会对不起朋友。”父亲站起来就骂他,“放你娘的屁,你对老婆孩子都能狼心狗肺!”此后就绝交了,我们能容得住对老婆小老婆都好的男人,但我们容不得离婚的男人。

我总认为,婚姻的重心在于家庭,在于孩子,个人感受的权重要居于这两个标签之下,有了孩子,婚姻才名至实归,而且,对孩子爱的泛滥是势不可挡的,是跟谁生都能有的。

至于个人想体验的眩晕、冲动、渴望、怦然、撕心裂肺、刻骨铭心、花前月下、如胶似膝这些个统称爱情的生命体验,依我看,正常人往往在十六七岁就高峰过境了,非得要老猫追尾巴、老黄瓜刷嫩漆,着实比较费劲,也忒埋汰人了。

所以这个,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重要的很,这个,“掀起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先结着,慢慢熟,也好得很。

文/王磊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0 个赞
2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_谨若.
撰写者 _谨若.
共计写作文字 233.3k
离合聚散,缘深缘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