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爱情错身(下)
小气质°
小气质°
07月17日 • 3分钟阅读
举报
你听得见我吗
我来了,因为你会在。尽管事情乃然艰难,却多了些盼望。所有的人声、笑语都化为烟气腾腾。炙红的面容,亢奋的音调,费力地想让别人看到或听见.....
我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听着。

突然,看见了你,隔着浮动、像鱼一般的人群。你正微低着头,与一位年长的妇女谈话,那是我所熟悉的、专注的侧影。然后,你走得更远,和人握手寒暄。

我耳畔充满各式各样的声音,回流成大海的破浪。

我尝试着呼唤你,并不在梦里那样急切,只是温柔地叫你的名字,在心中。

让我的心,和你的心,在原始的混沌苍茫中相互寻找,然后依靠。

你听得见我吗,那愈走愈远的你的背影?

我在心中呼唤你,以一种虔诚的态度。

你停下来了,然后转身。于是,你响应了我的呼唤,用眼睛说:“嗨!”

你抿着嘴忍不住地笑,从那一头径直走过来。所有的声音都呈现了真空的静寂,只有我们心灵的对话。

“你迟到了。”

“是的。可是,我终究来了。”

“你来了,这样很好。”
沧桑

朋友们都说,我的幼稚已被一种成熟的冷静取代了。



这是含蓄的说法,其实是老了吧!

“你这几年来顺心遂意,未经坎坷消磨,怎么能老了?”朋友不以为然地说。

他们并不知道,爱上你,生命里便注定有沧桑。

我只能毫无选择地,渐渐老去。
结婚

让我们结婚吧。假若你说。

六月的蔷薇恣意绽放了满架,这是适合结婚的季节。
假若你说了这句话,我只能应允,做一个安静而美丽的新娘。垂拖在裙摆下的层层长纱,洁白似雪,不染尘埃。

站立在圣坛前,我说:“我愿意。”

你也说:“我愿意。”

然后,你将戒指套住你的新娘:而套住我的饿手指的,是我的新郎。

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在城市的一端与那一端的两座教堂。

我们,分别,结婚了。

——from 张曼娟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7 个赞
2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小气质°
撰写者 小气质°
共计写作文字 1,022.8k
﹌ ——我。一个小任性.小霸道.小自我.小疯癫.小痴情.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的女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