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都是故事 说到底全都是命
念小瑾°
念小瑾°
03月12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不是所有的记忆都美好, 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记忆, 岁月的河流太漫长。
——题记


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
不知为何,就是感觉所有的压力向我袭来,直冲冲的把我压得死死地,
死,又是死,我经常想象着,或许,就在下一秒,
我就会闭上眼睛,再也不用醒来,真真实实的死去,
是的,我喜欢晚上,确切的说,
应该是我喜欢躺在床上紧闭双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
或许,只有在那一刻我才会真正的放松,
真正的快乐,尽管这样的安静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
该有多长时间没哭过了,有时候我就在想,
哭是不是人需要的一种生理需要,是不是隔一段时间就得哭几次,
应该是的,如果不是,为何有一段时间没哭过的我就像上瘾似的眼泪哗哗的,

[box title=""]【去见你想见的人吧, 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 趁繁花还未开至荼蘼】

我日日盼望的春天终于来了,寒冬真的快要过去了,
我是不是该欢呼,该满脸阳光的告诉外公
“老顽童,春天来了,真的,你可以每天出去晒太阳了,”1
可是,可是为何,现在的我没当初预想的那么满脸阳光,
是的,外公生病了,而且很重,我真的害怕外公等不到真正春暖花开的季节,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记得外公的呢,说实话,我忘了,很不是人吧,
外公对我是那么好,那么真真实实的好,
只记得那年我应该是14岁,爷爷奶奶相继去世,
没有给我留下太大的打击,尽管爷爷奶奶对我也是那么宝贝,
因为那时候的我已经能够接受生老病死这些规律,于是,外公成了我唯一的“年纪人,”
有时,想想自己真不配做一个人,最起码不配做一个那么多人爱我的一个人,
或许就是这个“唯一”终于让我再也接受不了,尽管我很小就明白的生老病死,
我跟外公是一天生日的,是不是很有缘分呢,是不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老顽童,记得你说过的话好不好,不要骗我好不好,
我这就回家,带你去旅游好不好,你不说你想去北京看看吗[/box]

[boxparagraph]【那时候的未来遥远而没有形状,梦想还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

生日又快要到了,真快,快的让我恐惧,快的让我不想让时钟在继续走下去,
应该不会有人记得那个日子吧,我想,应该不会有人记得,在我没有提醒的情况下,
但是,我应该会收到他的祝福吧,毕竟是我的成人节,是我最在意的的一个日子,
我想他了,确确实实想了,这次,我并不打算撒谎掩饰,
是,我想他,那个我所谓的第一个男朋友,那个我的初恋,那个我不爱却忘不掉的男人,
说不出原因,为何忘不掉,我想,我应该是个爱犯贱的女人,不,其实也不是,
忘不掉他,或许也只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跟我没有血缘关系,
却实实在在对我好的男人,嗯,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
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所有人都说我还是一个小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我很生气,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说,连跟我同龄的都这么说,
我把自己关在黑洞洞的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
我知道我自己在发抖,抖得让我觉得我即将就会死去,
可是,我还是没有呼喊任何一个人,
尽管我知道只要我发出任何一点点小声,就会有人注意我,
甚至跑进来,紧紧地抱着我,告诉我不要怕,然后慢慢的哄我入睡,
可是,最后我还是没有那么做,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一种勇气,一种让我有仅仅足够不发抖的温度,
顾不得想这些了,只知道,我应该抓住这仅有的一点点温度,
最起码不至于让自己死去,是的,我害怕死了,甚至恨上他了,
尽管我是那么讨厌恨,因为恨会让人很累,可我还是恨了,狠狠的恨了,
[/boxparagraph]
【我们曾设计出最完美的人生之路 ,却很少有过走到的地方】

从有记忆的那一天,至今为止,回头看看,一路大大小小,歪歪扭扭的脚印,
是的,磕磕绊绊的我也长大了,而且再过一小段日子我就真真实实的长大成人了,
可是,那又有什么可高兴的呢,那只不过会让我窒息的感觉更重一点,
为何没有曾经想象中那么欢呼雀跃,到了这个时刻,
算了吧,坐下来歇歇吧,打个盹,醒来后换上新装,继续前行,我对自己说,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90 个赞
90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念小瑾°
撰写者 念小瑾°
共计写作文字 2,248.9k
时光不比人,它脆弱,它禁不起来来回回的辜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