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宴》再见后,可以怀念的
宁
08月23日 • 1分钟阅读
举报
再一次细读安妮宝贝的文字,已是夜幕极致,想到人生这5年之中从未断念把自己的一生倾注于她笔下的惊世骇俗的情感纠葛,亦是这样的情不自禁。

现在的而言,生命亦是流动的,但我始终记得去年八月份第一版的新书《春宴》现世的时候,我完全的将自己整个大脑毫无空灵的集中于这本再次的佳作上,亦是不胜欢愉。书中的歧照,一个被作者用内心的强大赋予其独特魅力的小城,情感交织的压抑,过去,还有现在,洞察成年的心境,表达一切晦暗的本质,是年少不给予的动荡,是少年不贫瘠的未来。


安妮自序中写到:“阅读如同照镜,只希望你在故事中有所得”。不经意,书中的庆长,那样一个寡断,不世俗的女子。就如同一生,辗转反侧,留守过去,相忘于未来。《春宴》里的故事,亦不需要太多结论,或者结果。一处寂寞而生,一字欢愉自省。

就小说本身而言不太会注重形式,简单自知便是会吸引。在试图将一切可能的人生长短,朝霞晚,归以及错落不堪的内心漂泊,现实起来,所以孤独。生命不是一场仪式,是一个人长久以来的人性抉择,它忽明忽暗,或许再也没能出现过。

醒着,我知道,睡着,我亦能察觉,便好。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85 个赞
285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宁
撰写者
共计写作文字 488
一个人,温暖而满足的走着,历劫无数,心无旁骛。生命曲折不断,学会感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