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无法背弃你,一人远去
bernice'暖被
04月25日 • 4分钟阅读
举报
最近被无数事情冲散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如果说我以前只离你一厘米远,那么现在我离你至少千里的距离。
你在山的那头生生不息,而我只能在山的这头寻找闲暇偷偷想你。每日每日带着惶恐的心情,数我离开你的日子。
整整三个星期。

小时候很多愿望,当人生的道路多走一截就丢掉一个,丢掉的不是自己的愿望,而是自己心里最美丽的那些部分。我们的愿望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世事一个个拿下。

没有办法,我们就只能站在时间的隧道中,向那些被我们丢掉的愿望挥一挥手,继续前行。其实心里恨死了这样不负责任的自己,如果不是我们让愿望们在心里任意滋生,那么就没有丢掉愿望时那撕心裂肺的痛了。

还有就是,在多年以后回顾自己丢掉愿望时的,那一脸难看的表情。

我的愿望,从小到大,并不是很多,最大的就是当美国总统,当然那只是年少时签在朋友留言本上的戏谑,最小的就是长大以后能养活自己。
时隔多年,转过身去翻翻捡捡,竟然发现,对如今的我们而言,最大的愿望竟是毕业以后能养活自己,而最小的愿望才是当美国总统。因为一个梦就能实现的事,那还能算什么最大的愿望呢。

其实,还有,还有就是被豆蔻年华的自己经常提及的,想要当作家的愿望,当一个作家,写自己的悲伤,写别人的喜悦,写大众爱的文字。

以前看到一个作家写过,“其实作家,就是在贱卖自己的故事,这和卖身的人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虽然,贱卖自己的故事被年少的自己所不能接受,也还是想要当一个作者,感受指尖在键盘上跳跃的喜悦或者倾听笔尖在纸上奏出的美丽音符。

不用闭眼就能想象当自己写的文字被印刷成册后,自己闻着墨香陶醉的样子。

但是,这个被自己提得最多的梦想,反而在朋友和自己的期待中,搁浅到了自己触及不到的浅滩。
不用找借口,不用找理由,对于连笔都不愿意提的人,不论上天怎么努力也不能把她变成作家,不是吗?
我在时光里荒废自己,放逐自己,直到自己都不记得,曾经我有那么一个美好的愿望。

事实上,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这样的,自己忘记了的愿望、梦想,却被身边的人身边的人牢牢记住,直到有一天,他会提醒你,“嘿,现在有一个机会能实现你的梦想,你来吗?”

我就是在这样善意的提醒中,邂逅了番茄派。

我在这里不再迷失,虽然自己写出来的文字不能与作家相媲美,甚至自己写的东西并不优美,并不被他人所欣赏。可终究被我找到了这么一个愿意盛放我文字的地方,让它们在里面发芽,生长,直至长成我愿望的摸样。

所以我始终放不下,这个让我重新将愿望拾起的地方,尽管被世事缠身,我还是会忍不住细数自己在番茄派耕耘的日子,和自己没有守在番茄派里的日子。

我为那些没有守护在番茄派里的日子感到心痛,那二十几天的离去,意味着我又因为世事放逐自己的梦想,并且又差点把它送往自己无法触及的浅滩。
所以我又回来,在此为自己的梦想耕耘。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455 个赞
455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bernice'暖被
撰写者 bernice'暖被
共计写作文字 23.7k
让我降落,在你心中,在你身旁,为你暖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