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
死水流年丶
05月21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直至花落,我依然只是站在门口,观望那株紫藤的盛放,阳光照在它密密的藤叶上,那种温暖仿佛贯彻我的身体一般真切的存在着,我始终没有勇气去触摸那如浪一般的花簇,怕它倾泻了我的记忆如这花海一般泛滥成灾。

 

那是你第一次来我的住处,安静的小院里没有一点生机,你说这样显得太过凄凉,便像一个女主人一样自觉地栽下了这株紫藤,你期盼着它的成长,期盼它在下一个花季可以枝叶繁茂,花开如瀑。还说那样我们便可以坐在它的荫凉下,看着阳光从花叶之间流下来然后在从指缝中渗透出不同颜色的光,我只是一笑,如往常一样淡然自若的笑。你始终不懂我为何总是那样的平静,就想时至今日你终究不知道我是对这些花花草草过敏的。

 

那时你的笑容就如这初夏的阳光,温暖的让人心里透亮,就像可以看到我心里开出的花。当时的我是有点懒惰的,衣服之类的东西总要到没得换了才知道去洗,而你却是有一点的小洁

癖,见不得屋里有一点脏乱,你就像已经过门的小媳妇一样洗衣拖地,还像模像样的做着你人生的第一顿饭,我便喜爱的拦住你的腰,你微笑着转过头,我轻吻了你的额头,眉宇之间尽是暧昧,而此时的我也已然不记得那时的饭菜是怎样的味道,只是片面的记忆这一些红红绿绿的颜色,和你自豪的微笑,我自然是满口的好吃,毕竟,这是你用心为我所做的,我珍惜你的一切,当然也包括那株令我略感头痛的紫藤。

 

自你走后,我便再也没有接近过那株生命力惊人的植物,或者说是没有勇气去触及关于那里的一切,还记得你问我,为什么靠近它时我总显得有些不自然,我只是淡淡的说,它开的太旺,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花色,而你却始终不知道,每次从那片花簇中走过,我的身上都像是有几百只蚂蚁在爬行一样的难受,但你却对它情有独钟。

而现在,它就如你所期盼的那样遮出了大片的荫凉,也让这个孤独的小院有了些许的生气,每致花期,它便垂下数十串大大小小的花簇,颜色鲜紫,由上至下的沉淀着,好似那些不愿在提及的回忆,越是历久越是旺盛。小小的花朵如绕枝的蝴蝶一般簇拥在一起,好不热闹,那些紫色的蝴蝶如你飞舞的裙边,尽是夺人眼的鲜媚。

 

那年的花期,虽不及现在的繁盛,却也如高处坠下的紫绸一般灿烂,整个院里都是花香,角角落落的弥漫着它浅浅的笑声,你穿着白色的裙子如一个破蛹的彩蝶一般欣喜,而我却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看着你开心的笑,看着它开心的绽放,你却怪我木讷。我只是笑笑,不做解释,而这却成了你离开的借口,说你想要一个温暖阳光的男子。我没有挽留,我不会勉强任何事物留在我身边,包括那深入骨血的感情,甚至即将逝去的生命。

 

我敬畏生命,更懂得珍惜生命里的每一丝感动,但我却愚笨的不知该如何将那种感动表于形色之间。就如这盛放的紫藤,我时常为它顽强的生命和豪放的花簇而动容,但我却从不祈求它的花期会随着对你的思念而有所延长,我也会为花朵的枯萎而略感悲伤,但我只是看着它是如何离开花枝,就像那日我看着你离去的背影一样淡然。花开必有花落时,我无力挽留傍晚最后一丝阳光,也不自欺花会为我多开一时。

 

你所期盼的一切都如约到来,只是你已经不在,此时你的影子已如这飘零的花朵一样渐渐在我的脑海里变的依稀了。我仍然独自照看着这株紫藤,仍然带着你最初的期盼和那些如落花一样模糊了的记忆祈祷,祈祷我们都不曾到过的幸福,祈祷那些不幸夭折的誓言能够入土为安。

 

 

如今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模样,变的成熟,变的世故,变的能言善辩,表里不一。我开始热衷于整理那间小屋,并且做的和你当时一般的好,我学会了做菜,学会了微笑,但却再也没有了那时的味道,你也不会看到我是如何在太阳笑的如那株盛放的紫藤一般灿烂。我已经不是最初的自己,变成了你最喜欢的模样,站在紫藤最美的花期期待一场相遇,而我所期待的人却再也不是你,就像那一季的紫藤萝即使开的并不那么灿烂,却因你的存在而美得别致,此后便再也没有了那样的情怀,我所拥有的感动,也只是单纯的感叹生命的华丽与伟大。

 

我站在门口,依着门框,看阳光浅浅的洒在那株紫藤上,花还是那样的颜色,还是那样清淡的香,但时光不同,一切也就不同了。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247 个赞
247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