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幸福。
死水流年丶
05月17日 • 6分钟阅读
举报
你眼中的幸福是怎样的。浪漫,平淡,或者什么。

工作闲暇之时 ,一工友突然拿手机过来给我看一张女人的照片,他问我:漂亮不。我看他眼中透着说不出的感觉,“你老婆啊?”“嗯。”我肯定的点点头“嗯,很漂亮。”他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其实我和他只是认识,甚至不知其姓名,当然谈不上攀附或者什么。并且照片取景较大,并不能看清女人的相貌,只是记得那个女人黑裤,白衣,长发,也算不上苗条,当然我对于她的肯定也并非虚假,只是当时看到了他眼中那种令人羡慕的幸福感,让我由心生出的夸赞而已。

 

此刻,我便幻想着,他的心中是期盼着怎样的幸福生活,当然这只是一种无从考证的猜想,其间还有工友调侃说,你出门在外把这么好的老婆放在家里,你也放心。他只是淡淡一笑,眼中却透着坚定,在这纷繁的世界里,这样的信任和彼此的忠诚也是一种不可奢求的幸福吧。

 

我试着去想象他的生活,将自己拟成他的模样,这样的描写也会深刻一些罢。人过了三十,也许并没有年少时的那种浪漫和情调,不会有早安,晚安的甜蜜,但那种清清淡淡的嘘寒问暖,柴米油盐确也可以在心里片刻温暖,只是多时的不见,要以怎样的方式倾述思念,或是让我以你的姿态偶感生活甜美与安详。

 

饭后,想象你也应该躺在竹椅上,慢慢将一颗奶糖放在口中,任其融化,感受香浓与慵懒,任窗外的阳光照进屋子在身上游离,心中默念愿你安好,会心一笑。久别未见,不知你是胖了,瘦了,只愿你不为生活憔悴,那断然不是我想见到的,只是想着你如电话里说的那样生活的安享与惬意,毕竟你是我的女人,毕竟当初我也是因为喜欢这样的你才愿与你共度一生的,所以我的一切必然都是你的,我只要你保持最初的模样。

26-17

置身荒凉,难免寂寞孤独。当然我于你所说的那些美好与繁华尽是谎言,请你原谅我的欺骗,请你不要太过牵念,若不是沙海太深,路途太远,你定能听到我是爱你的,每逢佳节,思念至深,酌酒小饮,微醉时想与你相依偎,但此刻家中的你定已深眠,不忍惊了你的美梦,便看着你的相片安然睡去。天明,你依然在我枕边,亲吻你微笑的嘴角,与晨光问安,为给你更好的生活继续努力工作,哪怕有时会迷茫,哪怕有时会恐惧周遭的凄凉,只要想到,我是与你风雨共济的,便什么也值得了,毕竟生活的船,有人看海,就得有人把帆。

 

常听你说又给家里置办了什么,我便能想到你欢喜的将它摆放在家里的每个角落的样子,我也会时常幻想,家里现在是怎样的温馨与惬意,幻想和你一起把身体埋在松软的沙发里,我搂着你的腰肢,你将手指轻柔的划过我的脸颊,我温柔的亲吻你,亲吻你的眉,你的嘴唇,你的眸子。

 

我说要你经常和朋友出去走走,你却执意不肯,说什么懒得走动,其实我知道你想我回到家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我便在心里笑出了花。想着今年过年一定回家,你却说想来看看我,看看我生活工作的地方是怎样的繁华,我立刻拒绝了,其实只是不愿你看到这里的荒凉,不想你为我悲伤。生活就是这样,你想要吃到美味的蛋糕,就必须付出汗水,而我就正在为你我的幸福做一个大大的蛋糕,只是作料里面思念太多,而相依却太少。

 

偶尔说到想要个孩子,我说要女孩吧,随你,好看。你只是笑,我也不说话,只是听着就觉得幸福了,想象我们的女儿穿着好看的裙子,甩着马尾,在我们眼前奔奔跳跳,你我只是相互靠着,任她玩闹,想想就很美好,然后我亲吻你的脸颊,女儿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叫着:羞羞羞....调皮的跑开了,我们却抱得更紧。

 

北方的春天总是来的晚一些,我独自坐在窗前,看着未满的月亮,想你此时必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将一颗奶糖放入口中,与电话那头的你聊着家乡的桃红梨白,不知何时,你的习惯也成了我的,转动手中的茶杯,让茶叶在水中游动,听你说家里的梨花今年特别旺,你喜欢那种白色的花,我就知道你此时定是乐的在树下轻舞,如蝴蝶倾慕春天一般。我想着这沙漠中若也能结出花来,我便可以与你同月共景了罢。我便在门前种下一棵梨,同事说我傻了,这里草都不长,怎么能活。我偏不信,每天学着书上的样子改变土质,施肥浇水,细心照顾着。

 

其实想想,生活不正如这样,在本来荒芜的土地上种下一棵豆子,想着它会开出美好的花,然后细心照料,期盼它破土而出,当你经历种种,改掉了自己的劣性,变得温柔,变得包容,而它也就会发芽,你便更加珍惜,更加努力的去维护它,希望它如你所想的那般开出花朵,而当你开始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它定会开出花朵,如你所愿,或红,或白的花挂满枝桠。

 

此刻偶感,幸福,也不过如此。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94 个赞
94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