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杨花雪自来.
死水流年丶
04月22日 • 3分钟阅读
举报
本应飞柳杨花草长莺飞的谷雨时节,并不见春与雨的暧昧,却是春风带飞雪万枝梨花开的盛景。身着轻丝薄纱的逍遥公子还在期盼,期盼笔尖略着一抹新绿,雨滴晕开一点嫣红,赐折扇一片生机。也只能落寞成殇,惋叹天意无常,落雪摧花折煞世人,本想赐人间一片盛景,却不料惊了路人魂。



习惯了春夏秋冬顺序播放的节奏,每致这个时节,总是盼着院里的柳树长发及腰,轻抚如行云一般轻柔,指尖是被春而悸动,心中是被生而敬仰,眸下是被你而涟漪。我享受于雨过之后生命盎然的味道,享受那种被雨水洗涤透彻的清爽,而写好的情节并没有如约而至,却给了这个春天一个意想不到的开篇,我也看着这漫天的愁絮怀疑这个春天是不是不会来了。

 

谷雨时节,半城飘雪,半城花开。枝头含苞,翘首盼春,却被突如其来的飞雪唱了一个反调。让初露娇俏的春天负了痴人的梦,没了鸟语缠绵,更不见花香呢喃。我将自己锁在阁楼,看窗外北城飞雪倾梦,只见万树梨花,却嗅不到一丝香艳,看身着青衣的女子自树下走过,枝头落雪如俏皮的孩童,将一片白色的花瓣抛在女子的发髻,不胜娇媚,靓影如春。我愿城北以南烟雨朦胧,花事如约,如洗的街道尽是春的格调,鲜嫩的柳叶被春风剪的如出一辙,偶见一枝鲜美的桃花,曼妙如梦中嫣然的少女,不染脂粉,不着俗尘,青衣曼舞在雨中嬉戏,像是那些春的造物都由心生一般笑颜如花,玉白的指尖抚过花瓣,轻柔如风并未惊动她痴迷春色的美梦。

痴人盼你如约入梦,你却欠了痴人一春婀娜,早已写好一折迎春词,想在鸟语花香之时念于你听,描你柳叶眉,点你桃花唇,动你春水情。我站在春风吹来的地方,以一颗蓓蕾的姿态,期盼一滴清凉的春雨将我点开,晕染成春天里一朵嫣红,引蜂蝶一二浅尝春之香浓。却是梨花压枝头,不见鸟语香,难免略有伤感,怕雪的寒凉煞了春的温煦,但无奈天意弄人,拾一枝梨花煮一壶清茶,断了情念,负了红尘,忘了花开。





独钓一江寒春雪,钓翁不知春意浓,本该花事如烟,烟似梦的良辰,却靠在窗前独叹美景未至,良辰已逝,恰似杞人无事忧天倾一般,担心这场突来的飘雪折了春的婀娜。或许是我们的庸俗难解风情,不懂的春之盎然在于突破,像花蕊突破蓓蕾一般的欣喜。

 

或许这样的情节穿插也是一笔佳作,翩翩飘雪点醒了痴人的梦,点醒了我们的眼,怕我们迷恋春色,痴醉桃花,可世人又是执梦难醒,忽来飞雪覆山门,翘盼杨花开满城。站在被雪覆盖的春光里,手执一束阳光,期盼乱花迷眼,渐欲如梦,梦如乍泄一春。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389 个赞
38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