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度千寻。
死水流年丶
03月13日 • 5分钟阅读
举报
我是个不折的懒人,懒得去解决麻烦,懒得去漂白误会,懒得去看千篇一律的祝福,懒得理会周末窗外诱人的太阳与虫鸣,当然也懒得去旅行,哪还管你流水若绸,山河锦绣。而却因为你走过那么多想都不曾想过的路,梦而不知所起的城。

   现在想想,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坐上驶向未知的列车,逃去一个完全不知道太阳从哪边升起的城市。而似乎当时也没有那么在意从脚下背驰的铁轨,也许那时的自己也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就是你我之间的距离,只要我有足够的勇气,忘记耳边呼啸的风,穿过连天的旷野,你就可以笑靥如花的站在我的身旁,我就可以将右手拦于你的腰际,搭配出幸福的字样。

   那时车窗外的沙漠都是金黄的,阳光可以用任何舒适的方式洒满整个眼眸,一览无余的畅快,就这么直白白的天对着地,地应着天,似乎那段时光里并不存在什么冷色调的东西。当时我也那么狂妄的发誓我要和身边的这个女人走很长很长的路,看很多很多的花开花谢,你也曾经大声的说要陪我望穿流年。而后来我们确也走了很长很长的路,看了很多场电影。在你生活的城市,我步量了你从宿舍到教室的距离,尝遍了你钟爱的街边小吃,嗅过了你喜欢的梅雨的味道,住过了你百般侧目的清雅雨巷。那天的傍晚飘着些细雨,我并不喜欢被雨水打湿头发的感觉,因为略有冰凉或者狼狈。却看到一脸欣喜的看着路灯下晶莹的水滴,乐得满目桃花。10552719_778106

睡前,你在电话里说,这个城市伸手可遇飘零的花瓣,我在巷口的小店住下,随手捡起墙边一片花瓣,淡淡的黄色,没有任何味道,却是清新迷人的。打开房间透着古香的格子木窗,窗台育着一棵不知名的花,手掌大的绿叶上攀着几点雨水,娇美如你。那天梦里,我们去了遥远的海边,赤脚踩过细软的沙滩,在朵朵白浪下携手奔跑,用透明的瓶子装下简单的誓言,然后站在夕阳下目送那满满的愿望漂向远处的小岛。橙色的暮光透过你长长的白纱裙,让我惊叹,惊叹这如油画一般精妙的海色,或者那个长发飘摇,浪卷白裙的你。

初醒时,依稀可闻清脆鸟语,不忍多憩一刻,急切的想要看看,这个城市被细雨洗过之后的样子,绯红的晨光,曼妙的朝霞,润绿的植物。我想,我明白了为什么你会如此深爱这个城市。仅仅是这样一扇小窗,莫过井口大小的天地,我也被他深深着迷。来此数日,我还从未见过匆匆的行人,急行的车船,整个城市都透着慵懒的气质,柔缓的生活节奏给你更多的时间去感受这里的每一寸魅力。

旅店的小院是青砖铺成的小路,两旁随意的生这些花草,一把褪色的竹椅放在阳光最充足的地方,让你由心升起一种想要放空自己的心意。闭眼感受阳光,细听花语,手指触摸到轻柔湿润的空气,同你指尖一般温暖。如此这般,等待也显得不那么漫长了。时间,就任它从我足边游去吧。

饭时。同你品尝了当地有名的白水鱼,新鲜的鱼,清凉的溪水,不加任何香料,慢炖汤水至奶白,洒上一点白盐,自然鲜美不可比拟。我若能生活在这里,甘愿做一个贪心的食客。而却难如所愿,旅店到车站的路程我们走了好久,直到发车的最后一刻,我还想要一个什么借口让自己留下。我是爱上了这里么,或者,我已经不再有来时的勇气,去穿越那一眼千里的孤独。

后来,我也在平静的生活中渐渐淡忘了对昙城的悸动,只是偶尔还会在某一刻突然想起。昙城,如昙花一样美丽的地方,而却不只一现那么浅短。时间是个温柔的轮,它将你最初的想念一点点碾碎,然后放的轻飘,而你却茫然不知,久了,我也就不再想你。511d959a0e01f_600x

在你之后,我仍然在寻找,想要找到一个铃兰一样的女子,而我也一样为她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是个海边的城市,繁华的无可奈何,我想,我这样的性格是不适合这里的,我与这里的浮华格格不入。我确信,我并不会为这个女人去适应这里的喧哗。

我认为我不会再去寻找,不是因为怯懦,而是不想太多失望。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婉若青丝的女子还信誓旦旦说她懂我,我满心欢喜来到这个四季分明的城市,那时正好入冬。你的眸子暖如春光,我想,我喜欢这个季节的颜色,纯白的雪轻轻落在肩头,可爱的模样,让你不忍将她赶走,一切似乎尽是白的,就连太阳都白得那么柔和。而这个季节终归还是过去了,新年的第一场春雨打湿了你的头发,你乖巧服帖的长发也仅仅告诉我,你只是一个如花一样素美的女子,却不是我找的铃兰。

告别,别过这个冬天,别过你。我还要寻找。或怨我多情,或怪我冷漠,我笑不辩解。
    只是,想找到一个对的你。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119 个赞
119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死水流年丶
撰写者 死水流年丶
共计写作文字 26.0k
我只相信,时光会带给我们更好的,成熟,优雅,或者梦寐的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