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小气质°
小气质°
06月22日 • 10分钟阅读
举报
昨日是在昆明难得一见的阴雨绵绵的日子,虽然是夏天,但是在昆明这里下雨也和过冬差不多,身体和心一样寒冷。只见到处是云雾缭绕,眼前的景物也不太清晰,目光所及处,想看清楚一颗真实的花草树木也难,更别说想要欣赏蔚蓝的天空了。雨也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样子,这样的天气让我这个本就对事物敏感的人变得更加敏感,心情也顿时郁闷起来。



这样心绪飞扬的时刻,不写文章似乎也不可能,但我不想写和雨有关的情思,这样烟雨蒙蒙的天气里,我幻想一抹斜阳即将从最远的天边倾泻过来,而烟柳断肠处,有的正是多变的思绪翩然。

模糊的景象,清晰的灵感,一些动人的诗句自然在脑海里流淌,“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辛弃疾的这首《摸鱼儿》似乎更能激发幻想的诗情,和此时的情思不谋而和,同样具有深刻感受的是对春光的无限留恋和对虚度年华的悲愤之情,而这些,似乎到了一定的年龄,回忆和往事一样变得更加清晰。

这就不难理解和想象,为何很多容易沾染悲喜情绪的人,都惧怕黄昏时候,惧怕去高楼上扶栏远眺,独自面对日薄西山的凄凉,独自感受烟柳蒙蒙的荒芜和日渐衰败的美好时光,因为那是最能让愁苦之人断肠的。而此时问斜阳,又能问出什么?



会禁不住好奇,落日真的那么悲伤、孤寂、萧瑟吗?斜阳,不就是傍晚西斜的太阳吗?难道它会有如此的魔力?能让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心境下品出不同的味道吗?正所谓每个人对事物的敏感度不一样,同一首诗歌,同一句话,不同的人能读出不同的蕴涵,对于大自然的一切场景也一样,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愉悦和感伤。

在朝阳的照耀下绚丽,自然爱极了蓬勃的朝阳,喜欢那暖暖的感觉和希望。虽然朦胧中区别不出落日与朝霞的美妙意境,体会不出黄昏的凄凉,却也对刘白羽所说的“落日有落日的妙处”认同,心里觉得落日、斜阳、秋天等景象难免有古人描绘的萧瑟之感,自我感觉还不如攀上奇峰陡壁,面对弥漫云天的气势,或是站在大海浪尖处,看鹰翔鱼跃的壮观,总觉得一瞬间也能观察出那些伟大的景象,仿佛各种奇妙的感觉如火、热、生命、光明一样,一起热烈跳动着来到人间。

曾经看过很多次的日出,如山头的日出、海边的日出、平原的日出、深谷的日出,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都能随情绪的变化而变化,有萌动的艳羡和赞叹,那份蓬勃,那份活力,火红的一团,从凝浊到突兀,倏然挣脱地平线的那一霎那,似乎心底总是凝结着希望和澎湃,整个身体似乎骤然飘升,眼角也会蓦然湿润,这种感觉着真可谓是跌宕起伏、蔚然壮观。



同样,也曾经看过无数次的日落,目睹过圆满满的红日渐渐隐去笑脸,除去心中无以按捺的激动,体会最深的是当最后的那抹斜阳从地平线上一点点逝去,心里只是满满的伤感,每每此时,我总要要闭上眼睛的,用心灵谛听那抹斜阳,疼痛一丝丝揪着心海,看它慢慢地在暮色中隐去,实在不想把斜阳余辉的灿烂和苍凉、悲壮、哀愁联系到一起。却总能深切感受马致远“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也很能体会诗仙“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的情思;更能从心底里彻悟秦少游“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的销魂愁绪。终于明白,年少时的朦胧和幻梦,一经时间的洗涤,大多只能成为心底偶然触动的美好记忆,想要追寻时候,早已经激情不再。

对于斜阳,最早出现的表明是傍晚西斜的太阳的记载是唐朝赵嘏的《东望》诗:“斜阳映阁山当寺,微绿含风月满川”,元代彭芳远《满江红》词:“牛背斜阳添别恨,鸾胶秋月续琴心”以及清朝黄遵宪《养疴杂诗》:“竹外斜阳半灭明,卷帘欹枕看新晴。”同样都是太阳,早上和晚上的时间不同,给人带来的情绪不同,感悟和思想也不同。

浪漫点的人们大多喜欢晚霞浸染了整个环宇的淡定和安详,那种彩霞满天的景象让人心动,此时的斜阳,从容、睿智,静静的目光里,满是慈爱和眷恋。那抹斜阳,轻轻拂过田野、山川、河流、村庄,温润、安恬、温暖。天籁之间,没有哀伤、没有忧郁,只有满怀的感动。那抹斜阳,只是安静地被人默默地注视,有“半江瑟瑟半江红”的萧瑟,有“孤鹜齐飞,秋天一色”的寥远,有“大漠孤烟直”的壮观,也有“牛背空卧,寒鸦双归”的意境,更有“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

情,更在斜阳外”的细腻,伴随“店青帘疏雨后,遥村红树夕阳间”的宁静,弥漫“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的温馨,激起“马鸣风萧萧”的悲壮,这抹斜阳,似乎永远定格成为如梦如幻的中国水墨画中不经意点出的一滴墨点,在“只是近黄昏”、“青山依旧在”的陪衬下,淡然从容。虽然它无法与朝阳的活力、激情、蓬勃结缘,但也和圆满、安恬、从容、温馨、淡定相伴,似乎它送走的是一个过程,留下的却是一个新的希望,因为明天又将会升起一轮新的太阳。

等到年龄渐长,终于明白,斜阳,也有慈母一般祥和的面容,不愠不怒,可敬可亲。它的余晖恩泽万物,总能营造出一种温馨、安详的氛围,使人感到永远的温暖与关爱。才终于将从古诗里留下的凄凉印象和萧索苍凉的视觉效应渐渐驱除,也终于能体会斜阳为何总是那么容易地牵动文人的悲苦情思和凄清落寞的情怀了。这也许正是斜阳意象所蕴含的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心理所导致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斜阳是落日前的自然现象,落日余晖照耀时,正是飞鸟归林,牛羊回圈之时,最容易撩拔起多愁善感的文人的情思和灵感,因此在诗词中落日常被借以抒情,大都用在伤感、伤春、惜时、官场失意、长亭送别等氛围中,借以表达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达到宣泄情绪的效果,因为文人的孤芳自赏,使得心中寂寞的话儿无处诉说,只有对斜阳倾述,达到一种灵魂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意境,这也正是孤独心情的最高境界,高处不胜寒的最好诠释。

于是,最终我也能够心绪淡然,从容面对一切自然景观,任凭斜阳悄悄地停留在我的心里,它不再只是电影《问斜阳》里流露的浪漫和温情,还有无穷的诗意和韵味。于是,即使在雨天,我也会在自己的心里留一抹温暖的斜阳,用那点滴的余辉赶走落寞的情绪,用幻想中的幸福和感动温暖自己的内心。
来自技术与自然
关注
5 个赞
5 个赞
分享到
举报
小气质°
撰写者 小气质°
共计写作文字 1,022.8k
﹌ ——我。一个小任性.小霸道.小自我.小疯癫.小痴情.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的女子。
发表评论